重生之金色婚姻_第105章

困成熊猫Ctrl+D 收藏本站

  秦家原本的花园并不大,但是后来购买的那户人家把花园弄得很大,而且种了不少树。这会儿是夏季,树上枝叶茂密,晚上有人躲进去,不细看都看不出来。

  高文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过去,他相信项军,项军是那种轻易不承诺,一旦承诺就会信守一生的人。后来他只能把自己这种反常行为归功于那个服务生。那个服务生对他的敌意,如果是对他跟项军同时产生,或许还能理解为生意场上的敌人或者其他,但是显然,那人仅仅是针对他个人。

  难道是他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得罪的人?

  高文亮的隐蔽技术一流,他想藏起来,很难有人发现,但这些人里并不包括项军。当闻到空气中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熟悉味道时,他就知道是谁来了。

  项华却丝毫没有察觉,他看到项军突然笑了笑,还以为是对自己的回应,当即激动起来,去拉项军的胳膊,同时难掩兴奋地说:“你以前说你不喜欢男人,但是你现在既然也喜欢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试试?”

  项军轻轻一躲,刚好躲开项华的手,“我已经结婚了,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不可能,还有,别做无聊的事。”

  项华登时像被浇了一盆冰水,凉了个彻底,“就是刚才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

  项军点头,“对,他是我爱人,如果堂哥没别的事,失陪。”

  “等一下!”项华连忙拉住项军,“你、你不是不行了吗?你跟他……”

  “谁说他不行了?”本来还有些震惊于项军对这服务生的称呼,但一听到有人说项军不行,高文亮当即就忍不住了要发声。说什么都行,但是就不能说他家项军不行!妈的,项军为这事承受了多少心理压力?明明想着他都没敢太表露出来,这个堂哥居然敢说项军不行?!

  “你偷听我们讲话?”项华的敌意简直是说来就来。

  “说什么‘偷听’啊,你既然是项军的堂哥,那也就是我的堂哥了,难道我不该出来看看打个招呼?而且好在我出来了,不然都不知道堂哥你这么关心我们的私生活。”说完嗔怪地用胳膊肘轻轻顶了一下项军,“你也是,怎么对着堂哥嘴还这么笨呢,不行什么的,明明就是挑人,我看你对我反倒是太行了吧?”

  “身上不难受了?”项军旁若无人地搂住高文亮,“早上给你上药的时候不是还嚷嚷着疼么?”

  “你、你当着外人的面说这个干什么?”高文亮虽然是装,但心里也是真有点儿不自在了。饶是他脸皮再厚也禁不住项军突然这么邪恶!他小小地嘀咕了一声,“也不想想是谁弄的。”

  “我只是担心你。”项军叹气,“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咱们回去吧,一会儿兰兰估计要下来了,咱们还得跟小江江拍满月照。”

  “行,不过我还有几句话想跟这位堂哥说,你先回去等我。”高文亮说罢挥挥手。

  向军点点头,也没多停留,反正以高文亮的身手,就算有人吃亏,那个人也只会是项华。

  “你想说什么?”项华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总觉得项军离开之后,对面这人的气场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也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以后离项军远点儿,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当初要不是因为在瑜凌寺,大师为他解签让他莫生歹意,他早就查清这个人的底细收拾一通了,根本不会放到今天。害得项军那么惨,妈的,看着就来气!

  “你也别太得意,人都是会变的,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你对他再了解能有我了解得多?”

  “了解得少又怎么了?他还是喜欢我,而且我长得比你好,身高比你高,能力比你强,比你更有钱,比你更年轻。而恰巧项军他不瞎,看得见我的好。哦对了,你有一样比我强,你比我不要脸。”高文亮说完见项华早已气得脸色铁青,终于满意了,笑着拿出手机,给项军发微信,破天荒的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哥,外头凉,给我拿件衣服呗。

  “就来。”项军说完,果真没一会儿又找了过来,但没有拿衣服,而是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高文亮身上。

  “怎么没跟秦淮要一件?”亮文亮说罢直接转身拉着项军往出走,两口子一起把项华当成了空气。

  “我的暖和,再说我不喜欢你身上穿着别人的衣服。”项军说完微微倾身,“你刚才说话跟小白兔似的我都要不习惯了。”

  “谁让你堂哥装小绵羊了,妈的,三十多岁一男的居然装得这么嫩,还想撬老子墙角。”高文亮说完把头靠在项军肩上,如胶似漆的好像剪都剪不开。

  “我都砌你身上了,谁能撬走?”项军难得地揉了揉高文亮的头。

  高文亮心里一暖,转过身拉住项军,当场与他吻了起来。他本来就是特别随性的人,情动之下吻在一起也是正常。项军是感激高文亮等了自己那么多年,所以在一起之后就一直很宠着高文亮,被吻了,自然会全心回应。结果向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看那样子,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估计衣服都得脱了!

  项军感觉有人在看着,勉强停下了,但听那呼吸声,只要不傻都能感觉到情欲有多浓。

  项华鬼使神差地去看项军的裤裆,发现那里早就搭起了帐篷,这让他又恨又妒,却又无能为力。谁让他当初害得项军不举呢,这一切都是命。或许他当年不那样极端,他跟项军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就不该用药物让项军强上自己。虽然他没得逞,但是项军的阴影却深到出现性功能障碍。

  项军是一刻都不想跟项华多呆,虽然小时候感情不错,但是项华在为人处事方面实在是让他受不了。他当年离开大伯母家固然有大伯母刻薄的原因在,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项华对他异样的感情和偏执的占有欲。所幸早已经从那些不堪的过去里解脱出来,而且还有了眼前这么一个大活宝。

  项军再次搂住高文亮,“走吧。”

  高文亮边走边想起什么,突然问:“话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以前他一直没问这个问题,是不想再让项军想起那些压抑情感的日子,但是现在他很想知道。

  项军想都不想地说:“只比你晚一点点吧。反正我发现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喜欢我了。算起来大概也快十年了。”

  高文亮微愣,突然失笑。

  项军问:“笑什么?”

  高文亮说:“没什么,就是冷不丁想起点事。”

  他记得项军隔了很久回国那次,他们一起聚会,展翼飞第一次把林玉童带出来,还被问到一些挺私人的事。他当时还很紧张呢,就怕项军知道展翼飞跟林玉童之间已经成了真正的两口子而难受,结果项军根本就没喜欢过展翼飞,不接受他,只是因为心理障碍。

  快十年了,几乎就是认识没多久就开始喜欢他了。

  高文亮心里暗爽,走路都更加轻快。项军被他的情绪感染,也跟着愉快起来。他终于明白,认识高文亮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奇迹。他突然非常认可林玉童说的那句话了——如果前半生所承受的诸多磨难只是为了遇到最好的你,即使再痛,我也甘之如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最后一篇番外啦,感谢每一位支持团子的小伙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