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饲主总想吃掉他/重生之怀净_第57章

糕米果Ctrl+D 收藏本站

那小和尚给了个白眼,把布条给他,丢了两支笔就走了。

周怀净围观了一番骂战,弄不懂为什么程思古要掏那么多钱买两条红布。

程思古给他一条,说:“咱们快写,写完了我请你去吃东西。”

程思古拿了笔就急急忙忙把早就想好的心愿写上去,挂到了树上。这树求姻缘,他父母最近在冷战要离婚,程思古便想着来给两位家长求个姻缘。他心里有事,却忘记告诉周怀净这是姻缘树,等他想起来要提醒时,周怀净已经把布条给挂上去,湮没在一堆红布条里。

“怀净,你写什么了?”

“我想成为爸爸。”周怀净回答。

程思古一头雾水:“啊?不是吧?这段时间没见,女朋友都有了?急着要孩子?”程思古仿佛看见了失足少年走向婚姻的坟墓。

周怀净摇摇头,不肯多说了。

绿影丛丛之中,红色的布条哗啦啦随着风卷动。

其中有一条上写着——“我要成为爸爸的爸爸,如果实现了,就请菩萨吃虾”。

派人跟踪周怀净并拿到红布条的陆抑:……

幸亏菩萨不吃荤。

第54章

十二月底,周怀净要去M国比赛,陆抑调整了时间和他一起去。

陆抑取出行李箱帮周怀净挑选要带去的东西,生活用品到M国有专人准备,要带的东西倒是不多。几件睡衣衬衫不能少,鬼画符的琴谱得带上,还有装着手帕的小铁盒。

周怀净摸索着抱过来他的小熊睡衣,递给陆抑,陆抑看了看说:“宝贝,你看我们都有这么多睡衣了,这个就别带上了。”

周怀净固执地说:“要带上的。”

陆抑无可奈何,既然周怀净想带上,那就带上吧,反正他有的是方法让他穿自己的衬衫。

周怀净又跑去摸了一阵,跑回来,把一个盒子递给陆抑。

陆抑看着盒子,一阵沉默。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就是那只玉势。那东西的造型比较含蓄,周怀净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多亏了陆二爷一堆书籍的贡献,他现在懂了,而且颇为好奇地拿来和陆抑比了比,得出结论,虽然看起来比陆抑的大粗粗还粗还长,但他还是喜欢陆抑的那一根。其实就算陆二爷是根牙签,对周怀净来说也是18cm大粗粗。

陆抑:“宝贝,你带上这个做什么?”他从没考虑过用这些东西来对周怀净做些不可言说的事情,只有他自己才能那样贴近侵入,就算是冰冷的死物也不行。

“二叔,给你吃。”

陆抑:“……不用了,二叔不饿。”

“很甜的。又大又甜。”周怀净极力推荐。

陆抑:……当然大,爷亲自挑的。

“云叔帮我拿来的。”周怀净满怀感激,“云叔真好。”

陆抑:……云叔是太闲了吗?

周怀净见陆抑还是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有些失落地打开盒子边说:“二叔,我吃给你看啊。”

陆抑:……

陆抑一听,打鸡血地身体一震。

周怀净一打开盒子,陆抑才发现误会他了。盒子里装着的是一盒水果糖,每一颗都圆润润地沾着糖粉,五颜六色看起来很好吃。周怀净找不到盒子装糖果,云叔也不知道这个盒子是做什么用的,于是把一袋子的糖都装在了里面。

看着装在这盒子里的糖果,陆抑突然对水果糖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

私人飞机上除了保镖,就是周怀净、陆抑、林老和阿力,张启明留在国内处理事务,没有跟着。

周怀净坐在靠窗的位置,从窗户往下望,飞机飞过了一片汪洋的大海。在他记忆里,上一次坐飞机已经是十多年前了,和父母一同去往音乐之都,和父亲一起坐在台下看母亲的演奏会。周怀净小时候上过台,但那时的他对于置身在众多人的目光之下有种难言的恐惧,仿佛所有人都在用森冷的目光盯着他。距今最近的一次上台是在辰光,尽管没有人发现他从头到尾都是半闭着眼睛,不敢往台下望上一眼。

“二叔,那片海是爸爸妈妈沉眠的地方。”周怀净很少想起父母了,严格来说,他们已经离世十年。这一生的最后一面也是如此仓促,甚至来不及看清他们的面容,火焰便吞没了他们。

陆抑道:“他们是了不起的父母。”如果不是岳父岳母,他的宝贝恐怕也将被大火吞灭,他们更不可能相遇。陆抑弹着手指,琢磨着明年上坟多给烧点儿纸钱,别让二老在地底过得穷酸了。

周怀净点点头。人生是多么奇妙,上一世他双目失明,车祸现场里茫然无助地被挤进人潮里,经历坎坷,最后被陆抑带回家。而这一世,上天补全了他的人生,有伯父伯母和哥哥,也有陆抑。

周怀净看累了风景,靠着陆抑睡着了。飞机飞翔的轰鸣声之中,他梦见了在圆形的地下卖场,另一个他在台上弹琴,而陆抑倚着窗端着茶杯,静静望着他,飘起的袅娜水雾朦胧了他的面庞。

周怀净走到陆抑身旁,高兴地道:“二叔。”

陆抑回眸,泪痣妖艳得灼人,嘴角轻轻牵起一丝宠溺的笑意,喟叹消融在雾气里。

“终于等到你。”

“二叔……”

陆抑怀里的少年脸朝着他的胸膛,喃喃着,满机舱的人都能听得见。

陆抑眉眼不自觉含笑,颇有点儿带着炫耀地说:“二叔在这,二叔一辈子都在这。”看看他的小宝贝,做梦都想着他。

冷冷的狗粮糊了一脸,众人纷纷别开脸装睡。

陆抑的得意劲儿还没过去,周怀净在他怀里拱了拱脑袋,他正要安抚,突然左胸前微微一疼,某人含了含,用力地吸了一口。

陆抑:……

梦里的周怀净渴的不行,凑到陆抑面前要水喝。陆抑一只手拿开杯盖,另一只手慢慢地喂他喝水。

周怀净抿了抿,又舔了舔,再含了含,最后吸了吸,就是没喝到水。

他委屈地抬眸:“二叔,怎么水出不来?”

陆抑低头望了望,杯子里满满的水,还在氤氲着水雾。他说:“用力。”

周怀净就果真用力吸了又吸,感觉嘴唇都要吸麻了,烦恼地咬了咬杯沿。

唔,这杯子好像有点软?口感还不错?有软又Q,有嚼劲。

“……怀净……怀净……”

周怀净听到陆抑的声音,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陆抑线条优美的下颔首先落入眼帘,其后是那双温和望着他的眸子。

周怀净露出小虎牙笑了笑:“二叔,我刚才梦到你了。”

陆抑邪魅狂霸兼具风骚的笑容有瞬间的僵硬,旋即立刻回复到温存:“我知道”

周怀净砸吧嘴,似在回味:“二叔在喂我喝水。”

陆抑笑容更深:“我知道。”

周怀净疑惑:“可是我怎么都吸不出来。”

陆抑笑笑笑:“我知道。”

周怀净被陆抑一连串的“我知道”惊到:“二叔和我心有灵犀。”

陆抑但笑不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