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_第16章

艳鬼七娘Ctrl+D 收藏本站

莘木回头望向身后的仲麟“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与莘木相识也有一段时间了,除了在古地球上那次,仲麟从没有近距离见过莘木出手。他从樊烨口中得知莘木很厉害,却从来没想到单是威压竟然这般恐怖,哪怕隔的这么远,他都能感觉到那股骇人的压迫力,让人一瞬间仿佛身在尸山血海之中。

压下心中的震惊,仲麟开口“萧锐安身份特殊,杀了他会惹来麻烦的。”

莘木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意思也就是说,没人的时候他就可以动手了?

“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萧家主担心。”袁彧宸漠然的错开萧锐安,继续朝前走去。

萧锐安握拳,心中怒火中烧。‘所以说这小子动这么大的阵仗只是向他证明他的身体很好!?’

袁彧宸走到温吏身前停下,微微颔首,表情严肃沉着。“温老,温叔。”

心中虽然也震惊袁彧宸的气势,但温吏却面上不显的笑着点点头“回来就好。”

没有多谈,袁彧宸走上高台,绮霖错开身子站到一边,给了袁彧宸一个温和的笑容。袁彧宸望向宴会众人,一双暗沉冷寂的眼睛让很多人都不着痕迹的侧开,不愿与之对上。

“既是流言蜚语,总会不攻自破。今天宴请诸位,既是为了证明九军犹在,也是为感谢那些以死救下我性命的战士亡魂。”

亡魂二字,袁彧宸眼中陡然锐利了起来,让一众人有些胆怯。短短的几句话,却为原本轻松的宴会添了几分沉重。

“诸位自便。”袁彧宸那一向严肃自律的性格自然不会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简单的露个面,袁彧宸便抬手示意了一下,转身走下。

沉溺在袁彧宸制造的沉重肃穆中,宾客们面面相视不发一言,整个宴会静悄悄的仿佛落下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绮霖重新上前,微笑的举起手中的酒杯“这杯酒感谢大家今日的到来,若有招待不周的,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绮霖的明显暖场打破了空气中的尴尬,一时间,众人纷纷开口应和,宴会上再次恢复了热闹。不过,每个笑容满面的人心中却都打起了小算盘,重新开始计较袁家与萧家之间的利益。

袁彧宸发言过后便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拒人千里之外的扑克脸和身上强大的气势,让原本想要上前问好的宾客纷纷止步,给袁彧宸留下一大片空地。不过这也随了袁彧宸的意,虽然莘木做的隐秘,但难保不会有人靠近后看出什么。

袁彧宸不苟言笑的站得笔直,心中却一秒秒的计算着时间,唯恐错过。

“元帅,三十分钟了。”樊烨靠近袁彧宸压低声音。

“恩。”他自然不敢正好把这一个小时,袁彧宸看着热闹的宴会,准备再等十分钟就找个借口离开。

“元帅此次大难不死,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吧?”温吏留下自己的儿子应付,自己寻着袁彧宸的位置走了过来。

“你可是没看到刚刚萧锐安那张脸,这老东西怕是气得不轻。”温吏笑眯眯的看着袁彧宸。“不管怎么说,你能回来,袁家的根算是保住了。”

“我都听爷爷说了。”对于同袁擎天自幼交好的温吏,袁彧宸还是很尊重的。“前段日子,多谢温老对袁家的照顾。”

“这老家伙还能说我的好话?”温吏摆摆手,摆明了不信。“再说我可不单是为了你们,你们袁家活得好,我们温家也过得舒服,互利罢了。”

看着温吏嘴硬,袁彧宸也不知该说什么。袁擎天与温吏自幼相识,说关系不好吧,两人容不得别人说对方的不是。说好吧,两人又隔三差五打得鼻青脸肿,做什么都争,争玩具,争第一,从小争到老。

见袁彧宸不说话了,温吏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许多,声音有些沉重。“那个老家伙身体还是那样吗?”

“是。”

“……”温吏一脚踢在地上,忍不住骂了一句。无论怎么闹,每次只要一提到袁擎天的身体,温吏总会格外的沉重愤怒。

袁彧宸知道温吏在愤怒些什么,那次任务本是温吏同袁擎天一起出的,可是意外发生后,袁擎天将重伤的温吏藏到了唯一的救生舱内,然后一人引开了敌人。

后来温吏被救,皮外伤养了一段日子就好了,可是袁擎天整整昏迷了三年,三年后醒了,可人却废了。不但残了双腿,异能也没了。这件事,一直是温吏心中的一根刺,这么多年了一直拔不掉。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袁彧宸看了一眼莘木所在的方向,开口准备离开。“温老,我那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先离开了。”

“去吧去吧!”温吏不耐的挥手,自己也准备离开去跟某个残疾人士呛两句去。

“袁元帅刚露面便要开,这么多客人,难不成元帅都要扔在这。”萧锐安走了过来,见袁彧宸似要离开便开口拦下,话中处处带刺。

袁彧宸冷淡的看着萧锐安,语气生硬“离开几个月,基地堆积太多事务。”

“再多的工作也不急在这一时吧,这么多客人可都等着向元帅敬酒道谢。”萧锐安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一众人笑道。

樊烨皱眉,忍不住开口辩解“我们元帅不饮酒。”

樊烨的开口让袁彧宸眉间一凝,萧锐安的的眼中却飞快的闪过一道暗芒,话中多了些若有所思。“元帅这么急着离开,难道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能开口说为人听?”

制止了樊烨再次开口,袁彧宸目光沉寂的看着萧锐安。“有一些事情现在不能说给萧家主听,等一切落实,相信萧家主一定会很感兴趣。”

袁彧宸说的模棱两可,萧锐安心中却猛然一跳,蓦然想到被自己暗中处理掉的那几件事,不由开始回想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清理干净,被袁彧宸握在手中。这样一想,萧锐安也有些呆不住了。

后知觉的明白自己误了事,樊烨埋下头,眼中闪过一抹懊恼自责。袁彧宸看似冷静沉着,可是心中却早已凝成了一团。一个小时快到了,也不知莘木那边怎么样了。

那边莘木也不好过,他本以为自己再不行也能撑上一个小时,可是他还是高看了自己。异能的不间断竭力输送,又要保持威压包住袁彧宸不让人发现,这不单单是力量上的支撑,还有高度集中的精神力。

莘木倚靠在窗边勉强支撑着身子不倒下,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如今更是难看的吓人,整个人都开始有些微微的发抖。

一旁的仲麟与齐陵末两人早已急得不行,可是却又帮不上忙。

那边萧锐安纠结袁彧宸话中的意思,也没了阻拦的意思,袁彧宸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过来。

“彧宸哥哥。”少女走到袁彧宸身边,温柔的轻唤。一双明亮的双眼映着袁彧宸的五官,在少女的眼中染上淡淡的娇羞和欣喜。

袁彧宸的脸黑了,虽然扑克脸一如既往,但跟了袁彧宸这么多年的樊烨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袁彧宸的怒气。

“小琪,跑哪去了。”见到少女,温吏伸手敲了一下少女的额头,看似生气,眼中却满是宠爱喜欢。

“爷爷。”温怡琪柔柔的叫了一声,目光移上袁彧宸,脸颊飘上两片红晕。温吏作为老狐狸又怎么会看不出自己宝贝孙女的心思,目光在温怡琪和袁彧宸身上转了两圈,脸上挂上了满满的笑容。

“彧宸,你消失的那些日子,这丫头可是成日成夜的念叨你,我这老头子被她烦的都快在家呆不住了。”

“爷爷。”温怡琪急急的拽住温吏的袖子,急声开口叫住,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袁彧宸身上飘。

温吏呵呵一笑,拍了拍温怡琪的手。“彧宸,一会我去跟你爷爷谈点事,你带着小琪走走。”

温怡琪打小喜欢袁彧宸,温吏都看在眼里,如今这两人的事也该跟那老头子说说定下来了。哪怕不结婚,先定下来,也免得这丫头成天记挂。

“温老,我还有事,不能陪着温小姐。”

“怎么!不给老头子我面子。”见袁彧宸拒绝,温吏整张脸都虎下来了。

袁彧宸心中越来越暴躁,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上异能的不安,就在袁彧宸准备丢下所有人离开的强行离开的时候,仲麟突然从远处快步走来。

对四周之人视而不见,仲麟走到袁彧宸身边肃然的敬了一个军礼。“元帅,基地出了些事情需要您亲自处理,有人受伤了。”

仲麟说的模糊,听到其他人耳中以为九军出了乱子,可是袁彧宸却明白,仲麟说的是莘木。

双手顿时收紧,袁彧宸表情阴沉,也不管四周的人,转身快步离去。

“彧宸哥哥……”温怡琪看着袁彧宸的背影,眼中闪过慌乱,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袁彧宸这一离开便再也不会对他回头。

“小琪。”温吏叫住温怡琪。“军中有紧急的事情,以后爷爷再让他带你玩。”

“爷爷……”温怡琪埋下了头,心中满是失落。

袁彧宸快步走回别墅,身上异能散去,袁彧宸只觉脚下一轻,踉跄扶住身边的樊烨。

“元帅……”

坐上仲麟准备的轮椅,当袁彧宸来到房间,推开门,一眼便看到蜷缩在窗前,紧紧抱着肩膀痛苦颤抖的莘木,袁彧宸瞳孔蓦然收紧。

“小木!”

第14章 我要娶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