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118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第72章

  看着自己的三名属下被安置坐在离自己比较近的地方,路风的视线就顺便在后楚一众官吏的身上扫了一圈。

  “中原人讲究一朝天子一朝臣,看来果然如此,现在这些人可比本王几年前见到的那些好多了。”

  几年前,路风曾随自己的父王来云州见过黎征,那个时候他还觉得再过个几年,等赤狄的兵马再多一些,等黎征的日子过得再荒淫一些,他们兴许就能攻占中原,不必再过居无定所、靠天吃饭的游牧生活,但现在路风有些后悔,他不该等。

  长孙伯毅也环顾一圈,淡然道:“赤狄王过奖了。”

  三杯酒下肚,去换衣裳的解钧才带着几个人过来,但除了解钧的脸上还有笑容,其他人的脸上是明明白白地写上了“愤怒”二字。

  向长孙伯毅作了个揖,解钧坦然道:“下官来迟,请将军责罚。”

  长孙伯毅瞥了一眼颇有些洋洋得意的赤狄王,沉声道:“无妨,赤狄的马皆是千里良驹,疯跑起来连赤狄王都掌控不住,又岂是你们靠着两条腿就能追上的?”

  “谢将军体谅,”解钧抬起头,笑呵呵地看向路风,“下官斗胆,给赤狄王一个建议,下回出门参加重要活动时,可千万不要再选没驯服的马,这也就是我们将军懂马,才看得出并非是赤狄王无礼,若换了不懂行的,可就要折了赤狄王的气度了。”

  “多谢提醒,”路风冲解钧抱拳,“先前多有得罪。”

  这些中原人最厉害的本事大概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偏还好像很有道理,叫人无法反驳,真是憋气!

  解钧颔首微笑,催促着还很不开心的官吏们各自入座。

  人都已经到齐,宴就该开始了。

  路风先是跟长孙伯毅闲聊,看似只是闲聊家常,但句句都暗藏玄机,不动声色地打探着后楚的现状。

  长孙伯毅从容地应付着,但与路风的对答之间总是有那么一小会儿不自然的空白,路风以为是长孙伯毅谨慎,需要好好考虑才能回答他的问题,又或者只是长孙伯毅反应慢,可实际上,长孙伯毅只是在偷瞄黎绍的提示。

  黎绍坐在长孙伯毅身边,安安静静的,言行上也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因此路风也只在刚到的时候打量了一下黎绍,从黎绍的气质和所坐的位置就能看出他是长孙伯毅的妻妾一类的人,那之后路风就再没有留意黎绍。

  黎绍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无视得这么彻底,他名声在外,一直以来不管是面对丁灵国的王子还是析支国的公主,都从没有人这么放心大胆地无视他,如今他反倒是被赤狄的王给小看了,这叫黎绍微妙地觉得有些别扭。

  不管怎样,路风的无视给了黎绍更大的言行自由,坐在长孙伯毅身边,一会儿转转杯子,一会儿敲敲桌子,看起来都只是些习惯性的小动作,但看在长孙伯毅眼里,那就是至关重要的提示。

  浑然不觉的路风只觉得长孙伯毅是个相当棘手的男人,但从气度来看就绝对是个有勇有谋的将军,聊过之后又发现他是个思维敏捷的政客,这就难怪他能调教出这样一班正气凛然的臣子了。

  酒过三巡,路风心生忌惮,果断停止了试探,他怕再说下去,被试探出机密的反而是他。

  东瞄西瞅地看了一阵,路风突然朗声道:“就这样喝酒吃肉没意思,铎辰、甲江,出来耍两下!将军不介意吧?”

  铎辰和甲江是在赤狄威名赫赫的勇士,也是路风的左膀右臂。

  “不介意。”极快地将铎辰和甲江二人从头到脚地打量一遍,长孙伯毅就大致了解了这两个人的实力。

  得到允许,铎辰和甲江就走到场地正中,二话不说就开打,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又对彼此的路数十分熟悉,一时之间难分胜负,而他们打得越久,这比试也就越发无聊。

  长孙伯毅抬手招来守在不远处的两名羽林卫,吩咐道:“去添点儿彩。”

  “是,将军!”

  这两名羽林卫早就在一旁看得技痒难耐,得长孙伯毅吩咐后立刻就兴致勃勃地横插进铎辰和甲江之间,当两个人的比试变成两国的比试,在一旁观战的人立刻就精神抖擞起来,聚精会神地看着,后楚的官吏们自持身份不好大吼大叫,可羽林军中的热血兵将却不管这些,看得着急就大吼大叫地替自己的同伴加油助威,这场子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这场二对二的比试持续了半个时辰,最终还是两名羽林卫败了。

  两名羽林卫其实并不觉得输有多丢人,谁叫自己技不如人,可喘了两口气之后,两个人才突然想起自己是被长孙伯毅派出来与这两个赤狄人对战的,除了代表他们自己,大概还要代表一下后楚,这样一想,两个人就有些肝颤。

  “将军……”两个人垂着头走到长孙伯毅面前,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长孙伯毅的神色。

  将军到底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这万年不变的脸色能不能稍微变一下?

  “去好好歇一会儿。”长孙伯毅抬眼看了看气喘吁吁的两名羽林卫,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长孙伯毅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他羽林军中的普通士卒与赤狄的勇士缠斗了半个时辰,虽然最终因为技不如人而输了,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反倒是那两个赤狄勇士,花了半个时辰才打败两名小卒,这会儿心里得呕死了吧?

  果然,铎辰和甲江的脸色都难看极了,被路风狠瞪一眼后就悻悻地回了各自的位置坐好。

  长孙伯毅不咸不淡地开口道:“赤狄人果然都骁勇善战,回去得叫我们的羽林军加强训练了。”

  路风听了这话后暗暗咬牙。

  还加强训练?他是想把后楚的军人都训练得跟他赤狄的勇士一样强大吗?就算是在赤狄,跟铎辰和甲江一样强的人也屈指可数,这将军若是训练出一支人人都那么强大的军队来,他们这些活在三国夹缝间的游牧部落还有活路没有?!

  就在路风想着该如何回应长孙伯毅这话时,赤狄此行唯一的一个女人便站了起来,风姿绰约地走了出来。

  “王,如姬听说他们后楚有许多弓箭好手,不知道今天如姬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教一二?”

  听到这蚀骨销魂的声音,就连黎绍也禁不住酥了骨头,这才转头,第一次正眼看向场中的空地。

  只见众人的视线中懒洋洋地站着一个笑容妩媚的女人,女人的上身是皮甲裹身,将凹凸有致的身段展露无遗,下身穿一条略显宽松的裤子,脚蹬一双羊皮长靴,靴筒用粗糙的草绳绑着,箍在腿上,又显得有几分英姿飒爽,而引起黎绍注意的,是女人背在身后的长弓。

  突然被长孙伯毅踢了一脚,黎绍狐疑地看向长孙伯毅,就见长孙伯毅一脸不满地瞪着他,黎绍耸耸肩,收回了视线。

  照理说不是应该他担心伯毅多看别的女人会移情别恋吗?为什么反倒是伯毅一直管着他?他就看看都不行?

  路风看向长孙伯毅,笑容开朗:“如姬师承赤狄第一弓箭手,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箭术自信满满,在赤狄的各种比试中也从没输过,这份自满让本王很头疼,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后楚的哪位能杀杀她的锐气,叫她安分一些。可本王看你们后楚来的将军不多啊。”

  长孙伯毅冷声道:“后楚的诸位将军都忙着防御边疆,不像我这么清闲,能跟着陛下到处跑。如姬姑娘若不介意就跟苍云王比一比吧。”

  因为如姬成功引起了黎绍的注意,所以长孙伯毅对如姬就没什么好感了,看都不想看上一眼。

  陶五敬闻言站了起来,向如姬拱手作揖。

  结果如姬扫了陶五敬一眼,看着长孙伯毅媚笑道:“后楚的将军,这位苍云王一看就不擅长弓箭,技艺倒也不是糟糕得不堪入目,但也不是个中翘楚,跟如姬比试,他一定会输。”

  陶五敬笑道:“输倒也无妨,本王从军半生,也不是次次都能赢,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不知道如姬姑娘能否理解,多年没有拉弓,本王也想知道自己差了多少,请如姬姑娘赐教。”

  他输了不要紧,可以让长孙和公子看一看这位姑娘的箭术究竟如何。

  如姬对陶五敬的不识相感到些许不满,但也没再阻止陶五敬:“既然苍云王如此豁达,那请吧。”

  陶五敬这才从桌后绕出。

  羽林卫赶忙摆好箭靶,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副弓箭交给陶五敬,陶五敬弹着弓弦试了试,觉得这弓还算顺手,就冲如姬笑了笑。

  如姬不屑地冷哼一声,极为随意地搭弓射箭,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瞄准的过程,但箭却正中靶心。

  陶五敬立刻抚掌赞叹道:“如姬姑娘的箭法果然是一绝!”

  如姬蹙眉,狐疑地看向陶五敬。

  这苍云王竟还有称赞她的闲情逸致?看不起她吗?

  轮到陶五敬的时候,陶五敬就明显没有如姬潇洒,箭搭在弓弦上比量了半天才给射出去,结果还是没中靶心,偏了一些。

  “哈哈哈,让如姬姑娘见笑了。”技不如人的事实就摆在面前,陶五敬却还是心情不错的样子,笑得灿烂无比。

  如姬眉心紧蹙。

  这也笑得出来?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呢?

  陶五敬原本还想再试一箭,可拉开弓后比量了一下就放弃了,转头笑呵呵地对长孙伯毅说道:“比不了当年了,将军要不要亲自来试试?”

  长孙伯毅白了陶五敬一眼,沉声道:“本将军也不擅长箭术。”

  “有那么难吗?”黎绍突然站起来,抻了抻胳膊,“我来试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