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111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这世上不必与他交谈就能准确猜出他心中所想的人,就只有三郎了。

  黎绍伸手勾住长孙伯毅的脖子,用力将自己拉起,改趟为坐:“这下安心了?”

  黎绍伸出一根手指,在长孙伯毅的唇上轻点。

  “有你在,我一直很安心。”长孙伯毅没有拉开黎绍的手,一说话嘴唇就在黎绍的手指上磨蹭。

  “那……”黎绍的手指从长孙伯毅的嘴唇滑到下巴,划过喉咙,溜进衣领,然后勾着长孙伯毅的衣领来回滑动,“我这么善解人意聪明能干,不给点儿奖励吗?”

  听到这话,卫泽和卫峰识趣的退出了屋子,还顺便关好门窗。

  长孙伯毅抓住黎绍不安分的手,颇为苦恼地说道:“明天要早起登山祭祀。”

  “所以呢?”黎绍冲着长孙伯毅的脸吹了一口“妖气”。

  长孙伯毅突然一翻身,将黎绍压在身下:“所以今天只能速战速决。”

  黎绍一边扒开长孙伯毅的衣裳,一边坏笑道:“能不能速战速决就看长孙将军有多快了。”

  扯开黎绍的衣裳,长孙伯毅闻言挑眉,不满地回嘴道:“那就看你能让我有多快了。”

  黎绍舔舔嘴,邪笑着转身将长孙伯毅按到,跨坐在长孙伯毅腰间:“那就试试好了。”

  黎绍拔掉发簪随手抛开,晃了晃头将长发甩开:“今天你要是比我快,那就罚你……罚你回长安之后下厨做菜给我吃。”

  “我做,你敢吃?”长孙伯毅戏谑地看着解他腰带的黎绍。

  他可从没下过厨。

  将长孙伯毅的腰带和一干配饰都扔到一边去,黎绍胸有成竹道:“这还用说?只要是你端到我面前来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吃。”

  “若你先出来呢?”长孙伯毅挺腰,顶了顶黎绍。

  感觉长孙伯毅的那地方已经肿胀起来,黎绍慢慢摆着腰磨蹭着:“你想怎么办?听你的。”

  目不转睛地盯着黎绍极尽妖娆的模样,长孙伯毅口干舌燥:“回京之后任我处置?”

  黎绍歪头想了想,轻笑道:“这跟平时有什么区别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卖了个关子,长孙伯毅猛地翻身,将黎绍压倒,“跟谁学的吊人胃口?”

  “除了你,谁还能教我?”黎绍伸手环住长孙伯毅的脖子,“你想要我时露出的神情最能撩拨我了。”

  “今天就让你看个够!”

  屋内是云雨高唐,屋外的卫泽和卫峰却是为难了。

  先前离开屋子之后,两个人就到这处院子的门口去巡视了,大约过了两刻钟,便有人来报说解钧那边遇到了刺客,在这尴尬的时刻,兄弟俩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去通报,最终卫泽将通报的任务交给了卫峰,他自己则带着人赶去解钧那里。

  卫峰就只能走进院子,坐在屋外的石阶上等着,听着时不时从屋里传出的欢愉之声,满脸通红。

  好不容易熬到屋里没什么动静了,卫峰这才试探着喊了一声:“公子、将军,有事禀报。”

  屋里,输掉这一场谁更快的比试的黎绍十分懊恼,而长孙伯毅则是心情畅快地趴在黎绍身上磨蹭着,还没抽出来的地方也在黎绍的身体里磨蹭,琢磨着是要在这堂厅里再来一次,还是先回卧房然后再来一次。

  突然听到卫峰的声音,两人一愣,同时扭头看向紧闭的屋门。

  “什么事?”长孙伯毅不满地瞪着映在门上的卫峰的剪影。

  “启禀将军,解大人两刻钟之前遇刺,卫泽收到消息后就带着人前去支援,暂时还没收到什么消息。”

  闻言,长孙伯毅立刻从黎绍身体里退出来,抓起一旁的衣裳就往身上套:“卫泽带了多少人?”

  卫峰答道:“没带咱们院子里的护卫,大概是拦住了路上的巡逻队带去。”

  “知道了。”手脚麻利地穿戴整齐,长孙伯毅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去,走到半路时突然又顿住脚,转回身望着黎绍,“你……”

  “放心吧,”已经坐起来的黎绍冲长孙伯毅笑了笑,“若一会儿等不到你回来,我就过去。嘱咐青予别冲动。”

  “好。”点点头,长孙伯毅急忙火四地离开。

  黎绍原本是想着既然桓致和解钧都已有防备,那今夜即便是遇到了刺客,多半也无大碍,可知道归知道,黎绍还是十分担心,坐也坐不住,索性就将自己收拾利落,带上卫峰就往解钧的住处去。

  黎绍到时,解钧一家所住的院子里竟是兵分两边,剑拔弩张。

  刘策坐在从屋里搬出的太师椅上打着哈欠,张威站在刘策身旁,韦宁并不在这里,另一边解钧挡在家人身前,解夫人坐在地上哭成了个泪人,受了点儿轻伤的桓致躺在解夫人怀里无病呻吟,一副快死了的模样。而长孙伯毅和陶五敬则在两拨人马之间,跪在刘策面前。

  睡眼惺忪地看了看长孙伯毅和陶五敬,刘策吐字不清地说道:“你们两个真是太让朕失望了,这行宫是朕住的地方,而你们的职责就是保护朕,可你们竟然敢让刺客进到行宫里来行刺,幸而是晋阳侯替朕受了这血光之灾,若是伤了朕,你们担待得起吗?亏你们还是声名赫赫的大将军,竟是连朕的安危都保证不了吗?”

  在场的多是羽林军,因此刘策这番话说完,很多人的神色总都掺杂进了一丝不满。

  长孙将军和苍云王身为一国将领,要保护的是后楚的安危,怎么到了刘策嘴里就成了皇帝的侍卫?而且什么叫“幸而”是晋阳侯受伤?他的臣子遇刺受伤,他却只庆幸伤着的不是他自己?

  而黎绍却从这番话里听出了其他意思,立刻就吩咐卫峰带几个人到夹道里去找刺客,同时也给了混在解家人之中的晏心一个眼色。

  若没猜错,韦宁这是想借机让张威代替陶五敬和伯毅接管行宫里的羽林军。

  “臣等护驾不利。”尽管心中委屈,可长孙伯毅和陶五敬除了这样一句废话什么都说不出口,总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把刘策按住揍一顿吧?

  晏心突然上前两步,礼数周到地先给刘策和张威行了个礼,然后就跪在地上温声道:“启禀陛下,当务之急是不是该去追捕刺客?长孙将军和苍云王护驾不利的罪责是不是可以等抓到了刺客再讨论?毕竟二位也跑不了,这事儿是不是就可以缓一缓?不然耽搁得久了,刺客就该跑了,那他伤了我们小侯爷的这仇我们该找谁去报?

  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小侯爷素日里并没有得罪过谁,平白受了这一场难如何能不讨回公道?不然下一次小侯爷可否能这么幸运地只是受了轻伤?陛下也说是我们小侯爷替陛下挡了这血光之灾,那陛下能否念及此情,派人去搜捕一下刺客?”

  听到晏心这话,桓致立刻配合着望向刘策,气若游戏道:“陛下,臣素来与人无怨……陛下,救我……”

  刘策无言以对,只能转头看向张威。

  张威看着晏心,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晏心忙恭敬地给张威作了一揖,道:“在下只是解府的门客,区区之名,不足为道。”

  长孙伯毅立刻接下话茬,朗声道:“请陛下准臣带兵去缉拿刺客,也给晋阳侯一个交代。”

  刘策撇嘴道:“人都跑了,去哪儿追去?而且解家人都说那刺客来无影去无踪,你怎么追?”

  “臣自有办法。”既然是来无影去无踪,那必是在夹道里。

  “好,”刘策点点头,“那朕就准你带着两个人去搜捕刺客。”

  “陛下这是何意?!”解钧恼怒,“这行宫这么大,又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长孙将军只带两个人怎么可能抓得到人?”

  刘策耸耸肩,一脸无辜道:“长孙不是说他自有办法吗?”

  “陛下是存心想要让那刺客跑了吗?您……”

  “解钧!”长孙伯毅低喝一声,解钧立刻闭上了嘴,“谢陛下。”

  长孙伯毅起身,环顾四周果然就看到了黎绍,长孙伯毅顿时信心大增,从旁边的羽林卫中选出两个人,长孙伯毅就往黎绍的方向走去。

  黎绍笑笑,从怀里掏出了先前画的图纸:“就猜你会用上。卫泽和卫峰都已经去找了。”

  长孙伯毅点点头,众目睽睽之下就带人跃上了墙头,照着图纸寻找方向。

  在看到长孙伯毅跳上墙头的瞬间,张威和刘策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张威的反应极快,转瞬之间就将那惊愕收起,可刘策却是不懂这些,一直保持着惊愕的样子望着渐渐隐没在夜色中的长孙伯毅。

  黎绍冷笑,缓步走向桓致,蹲下身查看了一下桓致的伤口,刚好就挡在刘策和桓致之间。

  桓致立刻给黎绍比了几个手势,见黎绍回了一个了然的笑容,桓致就又哼哼起来,仿佛自己命不久矣。

  黎绍转身,半蹲在地上温声道道:“启禀陛下,晋阳侯虽未伤到要害,可伤口颇深,可否请陛下恩准太医前来替晋阳侯包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