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3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长孙伯毅觉得,再见到这个笑容,他应该感动,应该动容,应该心如刀割,可实际上他的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即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也只是诧异地挑了挑眉梢。

  黎绍是谁?黎绍是黎国三皇子,子凭母贵,备受期待,黎绍是太傅最赏识的门生,才思敏捷,智谋无双,黎绍是太尉最得意的学生,武艺卓绝,胆气横秋。这样的黎绍在面临叛军围城的困境时,怎么可能逃不出去?

  长孙伯毅相信黎绍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安全脱身,可他却出现在宫中,那必然就是他主动留下的,至于黎绍为什么会留下,长孙伯毅猜不出。

  “你要见我?”

  长孙伯毅冷冷地开口,这冰冷的语气让黎绍诧异,但转眼的功夫,黎绍的眼中就又涌起了笑意。

  “恩,想见你,你不在身边的这十年里,时时刻刻都想见你。”

  听到这话,俞世傻眼,解钧扶额,刘策眨了眨眼,歪着身子凑到解钧耳边。

  “喂,这人谁啊?”

  “……将军旧识。”解钧抽着嘴角,只能想出这个模糊的答案。

  “我还看不出他们是旧识吗?”刘策瞪着解钧,低声问道,“是什么样的旧识?”

  “……渊源颇深的旧识。”

  刘策咋舌:“解军师,你能说人话吗?”

  解钧摇摇头,道:“请陛下恕罪,臣愚钝。”

  这场面、这对话,要他如何解释?

  听到黎绍的这句话,长孙伯毅也是一愣,看着笑容不止的黎绍,长孙伯毅越发猜不透黎绍此刻的想法。

  “你知道黎征的去向?”

  黎绍点头道:“长安城地下有三条密道,分别通往蒲州、鄜州和梁州,密道绵延数十里,有的长达百里,每条密道有近十条岔路、二十多个出口、两三间密室,是你杀了黎元善之后,世宗命人挖的。黎征是在大军围住长安城后才逃走的,大概就是走了密道。”

  黎绍口中的世宗便是黎绍的父亲,也是长孙伯毅的仇人,三年前暴病而亡,只留下与长孙氏的这笔烂账。

  俞世怒道:“他娘的,挖了这么多密道,他们是田鼠吗?”

  黎绍目不转睛地看着长孙伯毅,轻笑一声道:“世宗知道你早晚都会回来的,黎征更是怕得要命,也只有将这用来逃生的密道挖得尽可能的复杂,他们才会安心。”

  长孙伯毅也不避不让地看着黎绍,冷声问道:“既然有密道,你为何不逃?”

  “因为想见你,”黎绍不假思索道,“尽管其他人都劝我日子还很长,但我知道,这怕是能与你相见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而且我只知道他们挖了密道,却不知道密道的入口在哪里。”

  “你不知道?”长孙伯毅紧盯着黎绍,不放过黎绍表情中任何一丝微小的变化。

  “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黎绍笑着反问。

  “你他娘的都知道密道有几条岔路,怎么可能不知道密道的入口在哪里?”俞世一个箭步跨到长孙伯毅身边,怒声道,“将军,我看此人油嘴滑舌,说不定是故意留下替那狗皇帝拖延时间的!将军,要不要让他吃点苦头?”

  一听这话,黎绍忍不住轻笑一声,而后垂下眼,不再看长孙伯毅,却也没有其他动作。

  长孙伯毅眯起了眼睛。

  让黎绍吃点苦头?那能有什么用?依他对黎绍的了解,但凡他黎绍不想说的,便是放干他的血也不能逼他开口,黎绍若真是想替黎征拖延时间,那对他用刑倒是合了他的心意,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派人立刻去搜寻密道入口。

  “俞世,你立刻带人去寻找密道入口,就在这皇宫里面找。解钧,安排人严守紫兰殿,连只苍蝇都不许进出!”

  “是!”

  俞世和解钧异口同声地应下,而后各自带队去完成各自的任务。

  而听到这个安排的黎绍却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长孙伯毅。

  “你不杀我吗?”

  “杀你?”长孙伯毅俯身凑近黎绍,冷笑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长孙氏只剩下我一个人,你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至亲之人就在眼前被杀,这十年来我每一次入梦都是满目猩红,他们的哭喊、他们的咒骂、他们的嘱托一直在耳边萦绕不散,那摧心剖肝的感觉你可知道?我曾立志保家卫国,可这十年来我每一次挥刀砍下的都是同族的头颅,那痛心切骨的感觉你可知道?多少次被噩梦惊醒时,我都质问上天为什么不让我一死了之,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黎绍垂下了头,半晌后才开口,声音平淡地问道:“所以你是想让我也将这些痛苦全数体验一遍?”

  长孙伯毅又向前靠了靠,在黎绍耳边低声道:“怪就怪世宗早逝,父债子偿,我的报复自然要落到你头上。祈祷我能活捉黎征吧,那样的话,还能有个人帮你分担一下。”

  话音落,长孙伯毅迅速抽身,没有一丝犹豫地大步离开紫兰殿。

  刘策慌忙追了上去,解钧看着垂头不语的黎绍,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们去将紫兰殿内外再搜查一遍。至于紫兰殿的守卫,前后门各四名守卫,围墙之外十步一岗,另外安排两人在殿内巡守。”

  “是!”留在紫兰殿的卫兵们齐声应下,而后全部离开,先去搜查,然后再自行安排守卫职位。

  等大殿里只剩下解钧、黎绍和云珠、邓义时,解钧才走到黎绍面前蹲下。

  “殿下,您……没事吧?”

  连他也没想到长孙竟能对三殿下说出那样刺痛人心的话来。长孙的命是三殿下派人救下的,他这样与三殿下说,三殿下该有多心痛?就算长孙不知情,也不该对三殿下说这些。

  第4章

  黎绍抬起头来看着解钧,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留下的唯有茫然。

  “解钧,我做错了吗?”

  闻言,解钧暗自哀叹。

  解钧是长孙伯毅年少时的好友,与黎绍自然也有几分交情,当年黎绍与长孙伯毅之间的情谊,解钧看的清楚。

  长孙将军被冤叛国时,黎绍因一时冲动到御前质问世宗而被囚天牢,等长孙将军被斩首示众、长孙伯毅与家人被流放后,世宗才放黎绍出来。重获自由的黎绍一边派人去打探长孙伯毅的情况,一边收集可以替长孙将军平反的证据。被流放的途中长孙伯毅几经生死,都是黎绍派人搭救下来的。

  原本解钧是打算在京中帮助黎绍替长孙将军平反,但在得知长孙伯毅潜入蜀中时,解钧不忍看好友孤军奋战,就一心想要去帮助长孙伯毅,可又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连累家人,进退两难之际,解钧的心思就被黎绍看透,黎绍不仅安排人保护解钧一路西行去寻找长孙伯毅,还承诺会保护解钧家人的安全。

  离开长安的最初三年,解钧还跟黎绍保持着秘密的联系,只是后来突然就断了联系,解钧暗中派人打探,却始终没能打探到黎绍的消息,那个时候的黎绍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解钧也不敢将这件事告诉长孙伯毅,结果这七年间黎绍竟是音讯全无,怎么都联络不上。

  只是一别经年,没想到再见时会是这样的场面。

  解钧扬起一个微笑,安慰黎绍道:“长孙活了下来,并且推翻了黎氏暴政,还天下人幸福安宁,若他死了,这一切又不知道要推迟多久,于天下来说,他活着是幸事一件。”

  “我管不着天下!我救下他就只是想让他好好活着,可他却说生不如死……”

  解钧蹙眉,想了想,又道:“这世上大概没有人真的愿意去死,不管有多痛苦,都还是想要活着,因为活着才有希望。长孙的那些话也只是说说罢了,这十年他也受了不少苦,殿下千万别往心里去,日后他一定会感激殿下的。”

  黎绍摇摇头,低声道:“我并不需要他的感激……罢了,事到如今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你去忙吧,代我好好照顾他。你的家人一切安好,你去找雍宁,他会带你去找他们。”

  “多谢殿下!”解钧拱手一拜,而后看了看这紫兰殿,又问黎绍道,“看殿下的衣着和处境,似乎是受到了苛待,与我断了联系的这七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黎绍冲解钧笑笑,道:“你不需要知道。”

  话音落,黎绍先站了起来,由云珠和邓义扶着,不紧不慢地回到紫兰殿的后院。

  解钧陷入沉思,直到黎绍的身影完全从视线中消失,解钧才站起身,大步离开紫兰殿。

  一路上向不少人询问了长孙伯毅的去向后,解钧终于是寻到了紫宸殿,殿内,长孙伯毅正带着刘策熟悉这一处帝王寝宫的环境,见解钧进门,便向解钧走了过来。

  “紫兰殿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瞄了一眼就跟在长孙伯毅身后的刘策,解钧笑道:“将军放心,保准连一只苍蝇都不能自由出入,一旦有人想与三殿下接触,我们立刻就能将人擒住。”

  刘策从长孙伯毅的身后走出来,好奇地问解钧道:“你说方才我们见到的人是三皇子?黎国的三皇子?不是后宫里的男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