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和快穿的巅峰对决_第74章

疯枣开花Ctrl+D 收藏本站

先在自己身边的人以及剧情里和他们相关的人身边按上眼线,等另外一个穿越者行动。

果然,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有人找上了自己姨太太的情夫,以两个人的关系作为要挟,要他翻出当年的事。

这里冯文骞并不意外,正准备着将计就计,利用这个案子玩一出金蝉脱壳,暂时抛弃冯文骞这个身份,对方就算后面发现中了计,想在这个世界的设定下找一个人还是相当困难的。

只是他没想到,警察会失手把他的姨太太给杀了……

不过也是因为警察的错手杀人,他更了解警察几分,利用警察的这一点性格让自己计划更完善一些,也才有了他现在身上的几个窟窿。

海豹问他,“现在准备怎么样?”

冯文骞回答它,“回冯府去。”

海豹愣了,“你折腾那么久不就为了从冯府出来,怎么还要回去?”

冯文骞看了它一眼,把它从自己上方抓了下来,捏住它的脸恨铁不成钢地揉了两把。

“我的任务都在男女主角身上,我不盯着他们我去哪?”

海豹挣扎着抱住脸,“g党不是快要在国内成立了,我以为你会去……”

冯文骞听完就笑了,他明白海豹的意思,他们清楚剧情,了解剧情背后历史的走向,明白未来这个国家会由g党管理,但是现在还太早了。

那个组织还太弱小,剧情不是百分百不能改变,遇到狠绝一点的穿越者历史根本不算什么。

第60章 我是主角他爹四

冯文骞没有等自己的伤完全养好就回了冯府,当然他不是这么大摇大摆地回去的。

冯府冯傻儿子才娶亲,老爷子就被捕了,冯家整个就落在了童佳楠的身上。

好在管家一心忠于冯文骞,不忍心见冯家就这么倒了,在旁帮衬着,才勉强扛了过来。

冯文骞回来后先去找了老管家,老管家看见他,先是两眼放光,紧跟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抓着张了半天口都没喊出句完整的句子。

冯文骞安抚了他几句,然后简单明了的解释了自己是怎么脱身的,然后接下来要做什么,需要他帮自己做什么。

老管家一边听一边点头,按照冯文骞的吩咐,象征性了招了一次人,然后把做了一些变装的冯老爷请回了府。

“老……先生您这边请。”老管家一边给冯文骞引路,一边给他介绍府内现在的情况,突然一个身着鹅黄长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头发虽然盘起,但是面上带着些许天真与稚气,仍然像个未出阁的少女。

她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童佳楠,这是冯文骞第二次见她,第一次是在自己儿子和她成亲的前一天,他上她家逼婚的时候。

童佳楠也没想到自己未来公公那么年轻,当时还把他错当成了自己傻子丈夫的哥哥。

所以当她看着跟前这个和管家年纪差不多大的大爷的时候丝毫没有把他和冯文骞联系到一起。

她问:“这就是新请回来的账房先生?”

管家和她提过,原来的账房老母去世了要回乡守孝三年,辞了工作,要招一个新的账房回来。

今天他就带了一个陌生人进府,想必就是那个新的账房。

果然老管家点头,“回少夫人,这位就是老奴招回来的新账房。”

童佳楠点点头,老管家办事她一向放心,又随便问了冯文骞的名字,还有籍贯就走了。

冯文骞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冯府。

当天夜里他先清点了冯家的家产,确定还有大量富余后,把管家找来问他有没有信得过的人。

管家不解。

冯文骞继续道:“我出了这样的事,杜城肯定不能久待,但是也不能立刻走,我想把家里一部分资产悄悄移到外地去,以防万一。”

“老爷信我?”

冯文骞看了他一眼,在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自然是不信老管家的,但是在冯家发生了这样的事后,还无怨无悔扶持少主,不动家宅一分钱财的人,他没有理由不信,对他道:“要是老爷我不信你,就不会找你商议此事了。”

老管家拉着袖子又抽泣了几声,“老爷放心,这这件事就算拼了老奴的性命,老奴也会办好。”

“得了得了,我要你给我办事,不要你的命,记住做的小心一点,不要让人看见了。”

老管家再三应是。

把老管家送走之后,冯文骞就睡下了。

第二天他和平时一样准备去花园打太极,走到了花园才恍然自己已经不是冯老爷了,刚想走。突然听到了童佳楠的声音,还有他傻儿子的。

“可不可以不练了,我好困。”

冯浩坐在地上,嘴唇嘟的老高,老高的个子了,还一副小孩子撒娇的模样。

童佳楠看得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恼,她还记得她嫁过来的第一天晚上,冯家少爷身边的某个小厮怕她不从自己少爷,把她捆在床上,她都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没想到冯浩进来以后,不仅没有碰她,还给她松了绑,看着她手腕的伤,想碰又不敢碰,老大的个子了,坐在她旁边哭得她的心又酸又胀。

她想我没等到沈哥哥,以后要守个傻子我还没哭呢。

不过可能是冯浩长得太好,也可能是对方哭声太磨人,她心里有了个她自己都没想到的决定,这个人是她的丈夫,从拜了堂之后,他就是她的人,不管以后如何她要照顾他一辈子。

所以当她听说冯老爷杀了人被抓之后,不是没有怕,也不是没有想过趁机离开冯家,只是新婚之夜那个萌生出来的念头扎根太深,一有动摇心口就闷得生疼。

于是她想,罢了,她一个嫁过人的女人,出冯家她还能去哪?她走了冯浩又该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冯家这不也还没倒吗?

童佳楠挥去脑子里那些有的没的蹲下身对跟前的冯浩说:“你要是不听话,待会就没甜糕吃了。”

冯浩愣了下,童佳楠又接道,“娘也不会陪你玩了。”

童佳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冯浩第一次见她就管她叫娘,一开始她以为是冯浩傻,见个女的都叫娘,慢慢才发现,冯浩只管她叫娘,期间她也不是没有纠正过,不过纠正不回来,她也只能随他了。

果然在冯浩心里甜点和娘是最重要的,立刻站了起来,不情不愿的跟旁边的师父学习一套据说对身体有意的拳法。

以前冯文骞虽然没有饿着他,但是对他身体是否健康毫不关心,也是童佳楠来了,看他身体太单薄,还经常生病,问了大夫,除了吃药养着以外,还需要经常锻炼,于是就有了每天清晨这一幕。

冯文骞藏在假山后面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儿子是真傻,孩子一样的性格孩子一样天真,女主是率真活泼,两个搭一起,处的竟然非常愉快。

海豹在旁看着欣慰点头,“其实他们波长挺合的,只是原剧情里,新婚之夜试图强迫女主的是渣爹,第一天就给了女主那样的印象,还有频频发生的性骚扰,女主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自己的不幸当中,以至于看男主的傻态也不是觉得天真,而是觉得恶心,一直到了后面被男主救了,重新审视男主,才惊觉男主的好。”

说着海豹又查了查剧情,“如果,能一直维系现在的平和到他们互相开窍喜欢上,再有主人你的保护,也就没沈一舟什么事了。”

“可是,一直平和是不可能的。”冯文骞如此道。

而也就像验证他的话一样,冯家才在冯文骞和女主还有管家的努力上恢复正轨,系统突然提示,穿越者舒云任务失败。

收到消息的海豹和冯文骞对视了一眼,舒云是沈一舟身边一个很得他宠爱的姨太太,也是未来女主和沈一舟在一起以后,经常挑拨两个人关系的炮灰。

“是严延ko掉了她?”海豹不禁问。

毕竟角色是沈一舟的严延是最有优势ko掉她的人。

不过也说不定。

冯文骞不确定,于是没有回答海豹的话。

日子还是照常的过,冯文骞算着时间,沈一舟快要来杜城了,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小两口支到了乡下,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而他和管家坐镇杜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