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道士生包子_第124章

幽河小子Ctrl+D 收藏本站

  “走上来!”禹江源无奈,只好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了卫风的身边才停了下来。卫风看到禹江源走到了身边,将他拉住,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

  “禹江源,我知道你!”卫风道。禹江源听到卫风的话心里一紧,不知为什么突然非常紧张。“说起来我还应该叫你堂哥,小时候很多人欺负过我,而你没有,当然你也没有帮助过我!”

  听到卫风这样说,禹江源双手握的紧紧的,不明白卫风想说什么。

  看着禹江源十分不自然,卫风突然笑了一下,道:“在禹家你还有些原则,并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人也很有担当,有远见,这很好。我希望禹家从此以后能够在你的手中变得不一样,也能走的更远!”

  禹江源听到卫风的话有些恼火,但听着听着就觉得卫风的话变的不一样了起来。果然卫风的话音一转,他转过身将禹江源拉过来,对着所有人说道:“从今天开始禹江源就是禹家现任家主!”

  卫风的话一出,禹家诸人全部哗然了,他们想反对,想咆哮,可是看到斐然冷冷的目光都退缩了。禹江源则是傻眼了,他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的被卫风拉过去做到了家主的位子上。

  “禹江月,禹江玉,禹江秋你们三个出来!”卫风转身再次对着禹家众人说道。禹家人群中的三人听到卫风的话不知所措又紧张,又激动。他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小心翼翼地站到了卫风的面前。

  “上来!”卫风对着他们招手,他们纷纷走到了卫风的身边。

  禹江月是个女子,钟灵俊秀,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禹江玉容貌清秀略显稚嫩看上去才十五六岁是个半大的孩子;禹江秋样貌普通,气质却很沉稳,二十上下。这三人包括禹江源都是卫风觉得在禹家当中还不是无药可救之人,这次他也是暗中叫斐然护住了他们。要不然这次禹家内斗,他们万不能还能活的好好的。

  “从今天开始你们三人组成禹家的裁决团,从此以后禹家的权力以家主为尊,家主统筹全族。裁决团负责监督之权,掌赏罚制度。监督包括家族在内的家族子弟的一切行为。上可罢黜家主,下可惩戒违规子弟。”

  “禹江源我今赐你青木权杖,掌一家之权柄。青木乃是长青永恒之木,希望禹家在你的手中同样能长青永恒!”卫风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青色权柄,这权杖美丽之极,外表雕刻着精美的花纹,里面有青光流动,看着就极为神奇。

  禹江源傻愣愣地接过了青木权杖,就发现这青木权杖有一股能量波动在他的身上扫过。随即这青木权杖绽放出了蒙蒙地青光,卫风手指一动,禹江源的手指头就破了,一滴鲜血自动飞到了青木权杖上,下一刻青木权杖大放青光,同时一股信息从青木权杖中传入了禹江源的脑海中。

  “禹江月,禹江玉,禹江秋今天赐你们玄戒尺。你们掌监督之权,赏罚制度,凭此尺上可打昏庸家主,下可打奸佞子弟,三尺合一可废黜家主。你们是家族能源远流长的关键,希望不要辱没了此尺,做到公正无私,毫无偏颇!”卫风如同天人授权一般一人给了他们一把银白色的尺子。

  跟青木权杖一样,卫风也让他们滴血认主了。事实上这时候禹家诸人差不多都已经傻掉了,张大了嘴巴,卫风突然拿出啦的青木权杖也好,玄戒尺也好都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太过匪夷所思了。

  “青木权杖与玄戒尺中的信息你们都知道了!从此以后,每任家主在位的时间都不成超过三十年,裁决者在位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年。下一任家主和裁决者必须都要获得青木权杖与玄戒尺的认可!倘若有一天禹家中没人能得到青木权杖与玄戒尺的认可,禹家也离亡族不远已!”

  “这些日子我会让林暮过来助你们重建禹家,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来丹鼎居找我,禹家的家规也由你们四个重新制定。”卫风对着四人说道。

  四人眼下完全傻愣住了,只能机械的点头。

  卫风也不管他们,而是俯视着余下的禹家众人,道:“家主与裁决者的权力凌驾在其他一切权力之上。家主与裁决者相互制约,家族与裁决者卸任后自动成为长老,禹家从此不设太上长老一职,只有长老。长老只具备基本的权力,不得干涉家主与裁决者的决定。从此家族不分直系子弟与旁系子弟,任何人都有权力良性竞争家主,其中种种日后自由家主向你们说明白!”

  玄戒尺与青木权杖中有使用规则、权力与义务,各种信息很完善,也不用卫风一条一条说的明白。日后禹江源四人可以慢慢的捉摸与完善。

  这青木权杖与玄戒尺可都是极品的法器,都是小帝炼制出来的,还加入了一些神器的性质让普通人也能够运用。这青木权杖与玄戒尺就可以当作禹家的传承宝物,这也算是卫风为灵虚子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卫风说完这句话后终于不在说话,也不管禹家中人是不是听从他说的话,而是与斐然相视一笑,两个人联袂从容的向禹家之外走了出去。禹家众人早已经全部傻掉了,此刻看到卫风与斐然走了过来,本能地让开了一条道路让两人走了出去。

  等到卫风他们离开了有一段时间后,禹家终于有动静了。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捶胸跌足,有的呆愣住,也有的狂喜。

  对于这些卫风已经不在意了,他决定这样做的时候就没想过要隐瞒过自己术士的身份。经此一事他知道他跟斐然的身份就会暴露出去,不过他也没打算在都临城久待,其他人知道了也是无妨。

  相信有了他的扶持禹家再次壮大也是迟早的事,新生的禹家也将会与从前的禹家截然不同。

  一月之后,一处深山的半山腰上中,卫风与小帝两个正悠然的拿着一根竹竿在山上的湖泊中钓鱼,斐然带着林越在一旁练武正练得热火朝天的。

  这个湖泊是枯寂山脉中的七座大山围起来的一座巨大的山上湖泊,有点类似于火山湖。不过这可不是什么火山湖,而是确确实实的是由七座大山围成的高空湖泊,是一个非常少见而壮观的奇观。

  山顶上并不像是普通的山脉一样,越往上就越寒冷。

  这湖泊虽然是在高山上,但上面却温暖如春,鸟语花香。之所以如此是卫风他们探查了一番后,发现了这山谷中到处都是一种材料陨阳石。郧阳石是由星空中坠落下来的一种神奇的陨石材料,有许多种用途。

  因为他带了星空中的元磁与炎阳之力,非常神奇,让周围的环境温度升高只是其中之一。碰到这郧阳石也算意外之喜,原本卫风他们只是想暂时找一个地方居住一段时间,看到这里后,就打算就在这里定局了。

  枯寂山脉是大荒帝国与中元帝国的交界处,也是神荒大陆上的一处禁地,位于大荒帝国的西边。枯寂山脉中妖兽无数,高阶妖兽层出不穷,八阶妖兽也不少,传闻中还有九阶大妖的存在,就是两大帝国中的高手都不敢往深山中乱闯。

  不过在枯寂山脉的边缘处总有战士徘徊,想要猎取妖兽,赚些金元花,深处他们就不敢闯了。卫风他们选择在这里定居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的景致壮观瑰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人迹罕至,基本没有人烟。同时也是小帝说的柳书元等人就在这里西边的位置,他们住在这里也方便找到柳书元等人。

  被卫风他们起名为七峰山与银光湖的地方就是卫风他们暂时的家了。七峰山环境虽然美,但越是美丽的地方暗藏的杀机也就越恐怖。

  这七峰山上每一座山峰上都有一头甚至数头八阶妖兽镇守着,银光湖中还有一头九阶妖兽冰刀琨。这些妖兽都是高阶妖兽智慧不低在被斐然用青天镜狠狠教训了一通后,趋利避害也不敢招惹卫风他们几个了。

  斐然他们也没有痛下杀手,而是与这些妖兽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相处。

  斐然带着林越练习完功课后就走到了卫风与小帝的身边,斐然靠在了卫风的旁边,环住了卫风的腰部,将头靠在卫风的肩膀上,笑道:“卫风怎么样,战果如何?”

  “你一来,鱼都给你吓跑了!”卫风叹了口气道。

  斐然嘿嘿一笑,“那我将自己赔给你,我来和你一起钓鱼!”

  “将你的手拿开,我就感激不尽了!”卫风面无表情的说。

  斐然打了一个哈哈,手却并没有拿开。他闻着卫风身上的味道有些沉迷,他眼睛盯着湖面,人却已经心猿意马起来。

  斐然今年才二十三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自从记住了那一次升天了筷敢之后,他那种感觉就让他回味无穷。以前在鄂山城与地底世界的时候因为环境的不允许那种事他想都没机会想。

  直到在到临城的时候终于闲暇下来了,而身体的躁动总是在提醒他。

  每日看到卫风对他都是一种折磨,他自己私下里纾解了几次却完全没有了那种味道。虽说卫风对他的拉拉小手,偶尔抱抱并不在意,但也仅限于此了,连一次亲吻都没有,斐然哪里能淡定的起来,他觉得自己都快憋坏了。

  在斐然的幻想中,卫风终于彻底接受了他。终于两个人坦诚相见,赤身luo体,翻云覆雨,好不快活。想着想着斐然嘴角露出了一丝傻笑,口水差点都留了出来,身子也起了反应。

  荷尔蒙一爆发,沉浸于幻想中的斐然还没回过神来,加上卫风就在身前,他把现实当成了幻想世界,突然就一把搂紧了卫风,对着卫风的嘴唇就亲了过去。

  下一刻斐然就感觉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他从幻想世界中醒悟了过来,看着卫风脸上冷冷的,没有一丝感情,斐然慌了。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吧,斐然哭丧着脸想,完了,这下卫风要生气了。不过卫风的嘴唇真是柔软啊,叫他有些流连忘返,魂不守舍。

  “卫风怎么你的肚子又大了点啊!”斐然急忙想转移话题,想将刚才尴尬瞥过去,叫他现在破罐子破摔直接坦白了对卫风的感情他还没这个胆子。

  结果他不说这话还好,卫风听到这话霍然站起,原本没一丝表情的脸突然黑的像黑炭。他将手中的鱼竿一丢,怒气冲冲地直接往岸上走过去,显然是气的急了。

  “卫风!”看到卫风如此反应,斐然顿时大急,手忙脚乱的爬起身子向卫风追了过去,一边追着,一边大声叫着。

  林越看到卫风两个人这样的反应有些傻眼,有心想追过去却被小帝拦住了。“他们小两口闹矛盾,你就别过去搀和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卫风走了,你来陪我钓鱼吧!喵,我感觉快要有好东西上钩了!”小帝手舞足蹈道。

  林越摸了摸头,疑惑地看向了小帝,“卫风哥哥他们没事吗?”

  “有事也不是你能插手的!”小帝白了他一眼。林越脸一红,想到也是,就没追过去了,拿起了卫风掉下的鱼竿跟小帝钓起鱼来。小帝只要有人陪着就高兴,顺便就传了几手林越钓鱼的功夫。

  一人一猫钓鱼也挺舒服的,不一会儿林越的竿子就动了。当下林越就激动了起来,小帝同样也激动了起来,跳起来大叫,终于有猎物上钩了!

  “卫风,对不起!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由自主的就亲了过去,你别生气嘛!”斐然将卫风拉住。

  “你这道我肚子为什么会一天一天的大起来吗?”卫风却抓住斐然大声道,肚子一天一天的变大是卫风的痛处,偏偏斐然还在不知死活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提醒他,终于让他发飙了。

  对于斐然的偷吻说实话他虽然有些吃惊,不过也觉得挺有趣的。只不过肚子里的小家伙让他一直心烦意乱的,他一直都拿不到主意要不要跟斐然坦白。

  所以斐然也算是撞到枪上了,他的话这是让卫风恼羞成怒了。卫风生气也是被斐然刺激到了,但更多的却是他生自己的气。

  斐然哪里知道,但卫风今天的样子也算是一反常态了,将他骇住了。他没想到卫风没有因为他亲他而发飙,反而因为他肚子生了大气,顿时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肚子里怀了孩子了!”卫风怒吼,更像是发泄,“是怀了你的孩子了,所以他才一天天的变大,这下你高兴了吧,满意了吧!”

  

100、第一百章

    “什么!”

  斐然一时没反应古来,过了一刹那他恍然明白了卫风说的是什么。然后他眼睛睁的大大,嘴巴也张了起来。

  斐然用手指着卫风,另一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想说话却激动的说不出来,身子却兴奋地不断地颤抖。他走进到卫风的身边,又怕碰伤了卫风身子,不停地在打转,想宣泄心中压抑不住的心情,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发泄。

  “你...说的是真的吗?”

  斐然一半激动,一半是有些不可思议。

  卫风认真看了斐然的反应,原先他自己就对男人坏了孩子有些不能接受。如果斐然的反应中有厌恶的话,他绝对会二话不说从此就离斐然远远的。

  此刻他看着斐然只有激动,最多只是有些不相信,全然没有他想象中的异样的厌恶的神色。看到斐然这样的反应,卫风松了一口气。他犹豫了这么长时间不跟斐然说他怀了孩子的事情,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担心斐然的反应。

  对于斐然的反应他其实是非常在乎的,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犹豫。

  好在现在的斐然让他没有失望,男人怀了孩子,毕竟不是平常事,普通人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卫风也不愿让别人知道,免得别人说他是怪物。

  即便是卫风也接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

  看着斐然求证的眼光,卫风对斐然点了点头。

  “天啦,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斐然大叫起来,无语轮次。他蹦蹦跳跳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散发着无穷的喜悦。

  看着斐然如此高兴的样子,卫风忽然觉得这些日子他的纠结担心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卫风的心暖暖的,像是放了一个包袱一样,浑身都透出一股轻松的气息。

  斐然激动过后,小心的走到了卫风的身边,像是担心吓到卫风肚子中的小宝宝一样。卫风也没避开他,就让他走到了身边。斐然伸出手来想摸了一下卫风的肚子犹豫了一下,最后却小心地将卫风抱了一个满怀。

  卫风愣了一下,忽然觉得眼眶有些湿润。

  也就在斐然抱住卫风的同时,卫风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是感受到了两个爸爸的奇妙的温馨气氛,似乎想插上一手似得,心脏也普通普通的跳了起来。

  “哎,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在动了,他才动了!”斐然幼稚的像一个小孩,稀奇的叫道。嘴巴笑的合不拢,认真的打量着卫风的肚子。

  看到斐然惊奇兴奋的眼神,卫风有些不习惯,他觉得挺白痴的,感觉自己像一个稀有动物,所以顿时转身,准备回到房里休息区。

  “卫风,你别走啊!”斐然急了,“我还没跟我儿子说话呢?”

  卫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谁说一定是儿子了?”

  “是女儿也好啊!”斐然接过话,高兴道。“卫风,我可以摸摸他吗?”

  卫风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考虑了一番斐然的话,在行与不行之间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皱了眉头答应了。

  “太好了!”斐然兴奋地欢呼道。他再次小心地走到了卫风的身边,活像卫风是脆弱易碎的瓷瓶一样,然后才将手贴到了卫风的肚子上。

  卫风看到斐然如此小心翼翼地样子,实在是有些郁闷了。等到斐然的手碰到他的肚子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想避开,最后还是忍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