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道士生包子_第92章

幽河小子Ctrl+D 收藏本站

“叮铃铃!”无数飞剑与剑心灯的蓝色光罩相撞,发出叮铃铃地响声。当然这些飞剑并不能影响到斐然分毫。

尘渊与卫风在这剑雨中走的从容不迫。

当然,也就是尘渊并没有觉得这些飞剑威力并没有多大了。而那些刚刚渡过冰雪世界比较强大的七阶魔族在这飞剑世界中则是全部身死,另外还有部分弱小的八阶魔族同样身死,可见这飞剑世界的恐怖了。

其实那些七阶魔族渡过了寒冰禁制之后,倘若知难而退,放心贪欲,这时候退回去的话性命肯定是能保得住的。

只不过他们太贪心了,实力不济还妄图贪欲神殿,则注定了他们陨落的下场。

对这些人,卫风与尘渊并没有同情。无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怨不得他人。就连卫风如果陨落在神殿中,他也不会怪其他人,毕竟来神殿是他自己的选择,并没有其他人逼迫。

穿过了禁制之后,下一个禁制世界是断头刀世界。

在这个世界,有无数的金甲力士持刀而立。当有人来了,这金甲力士,对着来人当头一砍。这些金甲力士都是八阶的实力,每一个金甲力士的一刀之力,都是顶尖的八阶高手全力一击。

当然,每一个金甲力士都只有一击之力,应付过了一击这个金甲力士就会消失掉。然而之后并不是说在这个世界中就平安无事了,一个金甲力士消失了,还有下一个、下下一个金甲力士。

一个金甲力士,八阶魔族还能勉强应付。两个金甲力士,三个金甲力士,四个金甲力士,他们必定陨落。在这个世界中,就连九阶魔族应付起来都十分吃力,当然还是有不少强大的八阶魔族运气不错,仅仅只碰到了两个金甲力士,就渡过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同样对尘渊来说,并没有任何压力。

卫风与尘渊两个人就这样轻松的渡过了七八个禁制。不过两个人的神情并没有放轻松,反而越来越凝重。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渡过了一个禁制之后,下面一个禁制的威力就会增强,而且禁制的威力一个比一个强大难应付。

等到渡过了烈火禁制之后,就连尘渊应付起来都略微有些吃力了,而这个时候他们仅仅才走了一半的距离。

两个人难以想象,一旦走到神殿的门口,禁制的威力到底有多强。

现在尘渊只能庆幸,这个神殿的主人大概陨落了很长的时间了。因此禁制的威力大大降低,现在禁制的威力估计来原来的万分之一威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这样,估计连第一个禁制寒冰禁制,两个人都别想通过。

同样让尘渊庆幸的是,广场上布置的是禁制而不是阵法。

就在卫风与尘渊艰难的渡过一个个禁制的时候,另外一个地方,斐然在昏迷中慢慢了醒了过来。

当时火焰巨人留下的赤色晶体与之前两头火焰巨兽留下的赤色晶体化成了一枚赤色玉牌之后,斐然在完全不知所措之下被玉牌产生的黑洞卷了进去。

然后很丢人的是,他就这么晕了过去。

斐然实在是太累了,与三头火焰巨兽不停歇的拼斗了快一整天,身上大伤小伤无数,他没被震死,也算是个不死小强了。

所以当被黑洞卷入进去后,黑洞的震力,加上他自身的疲惫,就这么非常不男人的昏了过去。

斐然这一昏睡过去,睡的不知道有多美。大概是因为累极了的缘故,睡的过程中没有做一个梦,因此他睡了一个睡眠质量非常好的好觉。

当然,睡的这么香甜的斐然,对发生的一切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斐然不是自然醒的,他是被舔醒的。睡的香甜的斐然,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自己被一个东西舔着脖子,脸庞。

所以他醒了,醒了后,斐然顿时知道舔着自己的东西是什么了!

居然是一只白色的小狸猫,而且是一直非常可爱的小狸猫。

看到这只小狸猫后,斐然不仅没觉得这小狸猫可爱,反而被吓了一跳。他打了一个激灵,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嘶!”

斐然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他睡了一个好觉,但是不代表他身上的伤势就好了。他现在身上还是大伤小伤无数,如果现在他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后,肯定就会发现身上都是青斑紫斑。

由于用力过猛,斐然的脑海一嗡,眼前一黑。

过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然后他就看见刚才那只小白猫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斐然看见这小白猫就感觉心里毛毛的。

他下意识的就退后了两步,然后让他抓狂的是,他退后几步,小白猫就跟着他走了几步,依然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那目光,小白猫的目光,简直叫斐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完全就是像在打量这一个稀奇事物的眼光,斐然就感觉那小白猫像是在打量着一个玩具一样的打量这他。

这种眼光真的让人感觉糟糕透了!

“不就是一只小猫吗,我用的着这么害怕吗?”小白猫完全就是人畜无害样的,虽然他的目光让斐然有一种将他人道主义毁灭的冲动。当然斐然并没有那么做,他不是冷血残忍的人,对一只小猫他还下不了手。

至于小猫咪让他心里毛毛的感觉,他下意识的就忽略掉了。

“笨蛋!”

“谁,谁!谁在那里?”一道莫名的声音从斐然的周围传了出来,顿时吓了斐然一大跳。他猛地向四下转了转。他现在是在一个封闭的大厅中,大厅中什么也没有,唯独大厅的中央有一面悬空的镜子。

当然还有他跟那只白色的小狸猫,只是在这封闭的空间中怎么有一只猫,这点斐然一时却并没有想到。

“到底是谁?”斐然大喝道。但是根本没人回答大,大厅里空荡荡的,回荡着的只是他自己的回音。

但越是没人回答他,斐然越是心里感觉毛毛的。

可他怎么看,这个大厅中,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对了,还有一只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