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道士生包子_第80章

幽河小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金的断裂地翅膀依然流血不止,斐然的心中十分不好受。刚才实在不该让小金拼命的,要不然小金现在根本没事。

  当然也是他没料到青色长袍有这么强大的防御力量,要不然小金根本不用受这么大的苦。

  只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晚了,当即斐然不在理会那三头火焰巨兽,而是将自己身上有的回灵丹,元精丹一股脑的塞进了小金的嘴巴中,希望吃了这些对小金有帮助。

  同时,斐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撕碎了,然后将小金的伤口好好地包扎了起来,等到斐然将小金的伤口包扎好,小金的伤口便开始不流血了。

  小金毕竟是妖兽,恢复力量十分强大,很快它的翅膀的伤口就开始结疤。看到这里,斐然总是长松了一口气,知道现在小金性命是无碍了,只是可惜它的翅膀却是毁了,以后怕是不能飞行了。

  叹了一口气,斐然将目光转向了卫风。

  卫风的脸色极为惨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身体情况非常糟糕。斐然将卫风抱在了怀里让卫风躺的好受一点儿,可是对于卫风现在的情况他却一筹莫展。

  抱着卫风,看着昏迷不醒的小金与尘渊,斐然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的心酸难受。想不到他们现在居然被逼到了这样的处境,这是何等的凄惨!

  斐然回头,火焰巨兽依然在毫不停歇的攻击着,看样子它们是不将青色光罩击破不罢休了。

  斐然也不知道它们是没脑子,还是毅力十足。这让他有些担心,也不知道这青色长袍的防御力量能支持多长时间。如果在青色光罩消失的时候,卫风他们还是没醒,那他们的下场不言而喻。

  原本斐然还在担心着他们的处境,可是这几天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此刻有青色光罩护着,精神就有些放松,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不知道睡了多久,甚至他还做了一个梦。

  甚至在梦中,斐然梦见了自己与卫风两个人一起赏花弄月,好不惬意。在梦中,卫风不在对他冷淡,反而对他极为温柔,两个人彼此心有灵犀,心中都有着彼此。

  这是一个难得的美梦,甚至斐然在梦中都笑出声来。

  忽然,斐然猛地惊醒了。

  然后他扭头看过去去,发现尘渊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正端坐在一边打坐修炼。至于卫风与小金还是昏迷不醒,而另一边青色光罩还为消失,而三头火焰巨兽依然嚣张的在逞凶。

  斐然叹了一口气,原来是梦!

  斐然向尘渊看过去,而尘渊却正好睁开了眼睛。

  尘渊的眼睛这时已经不是那种诡异地玉石色,而是看起来深不见底的黑色,让人根本看不透。

  斐然就感觉自己的所有心神都被尘渊的眼睛吸进去一样,这让斐然大骇。但下一刻尘渊的眼睛又变得十分普通起来,所有奇异的地方消失不见,只是他的眼睛依然漆黑如墨。

  这让斐然差点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术士大人您醒了!”斐然恭敬道。

  尘渊点了点头,他早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就醒过来了,醒来之后简单的查看了一番就对他们的处境了如指掌。然后他就有些苦笑,以前他也经历过许多危机,但还是头一次像这样十分狼狈,不好好歹是从迷幻神阵中逃了出来。

  之前他施展的那一招,虽然威力极其惊人,甚至能够越阶而战。但是相应的代价也是极大,施展的时候全身功力消耗一空不说,每施展一次,他就会损失一百年的寿命,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施展这一招,后遗症实在太大。

  其实那一击说穿了也很简单,就是神降。

  也就是说尘渊是通过献祭的方式,让对应他血脉的爱神——月帝的神力降临到了他的身上,那可是真正的神力,而不是术士身上那种半吊子的神力。所以说,刚才的那一击等同于神的一击。

  只不过,降临到他身上只有月帝的神力而没有月帝的意识,否则他的意识瞬间就会被月帝的意识侵占,而他也会成为白痴。

  神降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他的这种神降也是一种取巧的方式,真正的神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代价只会更大,而这一切都是那把银色法杖的功劳。

  银色法杖的来历并不简单,尘渊也并愿意多想。

  献祭之后,现在尘渊的身体非常虚弱,这虚弱并不仅仅是身体,更主要是一种心灵上的虚弱。

  一百年的寿命就这样没有了,这是直接作用在身体与心灵上的一种感受,就仿佛一个人失去对他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尽管尘渊的身体并无大碍,但心灵上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而这种感觉对很少受伤的尘渊来说,是十分难得的。

  当然尘渊并不后悔自己失去了这一百年的寿命,毕竟与失去一百年寿命相比,总好过丢了性命吧。

  而且尘渊也对自己的当机立断感到庆幸,如果不是他果断的施展这一招,稍微迟疑一下说不尽就真的彻底被困在了迷幻神阵中了。

  只不过身体不适却是真的,吞服了一颗丹药后,又打坐修炼以后他才好受了不少。

  尘渊盯着斐然看了一眼,知道在他们都昏迷的时候,是他守护着他们。

  “你很不错!”尘渊嘴中淡淡地说道。

  “术士大人,我并没有做什么,这都是卫风与小金的功劳!”斐然却有些惭愧。看着尘渊醒过来了,斐然是非常兴奋的,他忙对着尘渊问道:“术士大人,卫风现在昏过去了,您看他现在有事吗?”

  说着,斐然有些忐忑的看着尘渊。

  尘渊看着斐然与卫风的态度,心下就有些了然了斐然的心意。不过这事是卫风与斐然自己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插手。

  “他并无性命大碍,你且放心,待会儿我就给他治疗一番!”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尘渊已经简单的看了一下卫风他们的伤势。其实卫风的伤势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卫风这是燃烧了自己的本源力量这才将他们带出了迷幻神阵中,所以实际上受的伤极重。

  而卫风想要恢复他的伤势,不是短期能够解决的。本源受伤了,就连他都有些无能为力,一切只能靠卫风自己,不过好在卫风的性命总算并无大碍。

  其实尘渊心中还是十分佩服卫风的,原本他将希望都寄托在卫风身上也是无奈之举,但他没想到卫风居然真的带着他们冲出了迷幻神阵中。

  这让他心中也有些得意,看来认卫风当师弟还真没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