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道士生包子_第21章

幽河小子Ctrl+D 收藏本站

元精丹就不用说了,回灵丹就是恢复神力的一种丹药,功效跟神石恢复功力差不多,只不过其药力要比神石还要稳定温和的多,且只要口福就好,瞬间就能化为神力,非常适用。

聚灵丹就是目前他可以用来服食增加功力的一种丹药,这个丹药他在筑基中期的时候都可以一直服用,所以聚灵丹他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

毕竟幸运的是这些材料都不是很难得,卫风这次收购材料的时候正好都将炼丹的材料收购齐全了。

炼丹就不像炼器那么方便了,除了一开始炼制元精丹非常顺利,成功率都是百分之百外。但炼制回灵丹与聚灵丹的成功率仅仅都只有六成左右,其实这个成功率已然不低,但是卫风却并不满意,这主意跟他目前实力不高大有关系。

最后,卫风炼制出了八瓶元精丹,三瓶回灵丹与三瓶聚灵丹。

炼丹的材料都只有五份,所以最后他只能炼成出三炉丹药出来。元精丹是以十粒装的,所以最后得到八十粒。

回灵丹八粒装,一共得到二十四粒,聚灵丹六粒装,所以所得最少只有十八粒。不过炼制聚灵丹的材料也是最贵的,所以最后差不多六七万的金元才炼制出这么几粒丹药出来,不得不说,炼丹真是一个烧钱的玩意儿。

等一切炼制好之后,卫风真的想好好大睡一觉。

连同炼器与炼丹在内他一共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心灵上真的是累坏了。卫风倒是想不管不顾的大睡一觉,但是不行啊,他的魂念中发现斐然都找过他好几次了。所以这会儿他只好先出去见他一面。

将所有东西收拾好之后,卫风手一招,布阵用的十二枚神石都被他收了起来。看到这个灵石卫风顿时又心疼起来,这几日炼丹炼器,他一共花了一百八十多枚中品神石,尤其是炼制万蛇图的时候他更是一口气用掉了六十枚神石,真让他心疼的要命。

没办法,卫风是穷惯了。

好在神石用的多也不是白用的,卫风炼制出来的法器大部分都是中阶中的极品法器,这就是跟他肯舍得花神石的缘故。

那次差点被角蟒蛇偷袭到以后,卫风就知道只有将身上的东西转化为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这就养成了他日后舍得花钱的习惯。

出去后,只见林冯正在卫风的卧室外的院子中练剑。

卫风出来的时候林冯练剑正投入的很,根本没发现卫风已经出来了。卫风就站在一边看林冯练剑,林冯的实力还算不错,现在他才二十多岁实力已经是三阶了也算是小天才。

林冯练剑结束后顿时便看到卫风站在门口,虽然看不清卫风的样子但是林冯还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卫风在正在看着他。

这样让林冯顿时有点脸红,自己的三脚猫功夫肯定在卫风的眼中有些丢人现眼。

“大人,您出来了!”林冯行了一礼兴奋道。接连三天卫风都没有从卧室中走出来,这让林冯都有些担心了。

“恩,你家将军这几日是不是来过了!”卫风走到了庭院中央,深吸了一口空气,新鲜的空气让他十分地满足。

“是,将军这几日有事要找您商量的!”林冯人回道。“大人,您在这儿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请将军过来!”

“也好,诺,这个给你!”卫风甩手丢了一瓶元精丹给了林冯。

林冯有些茫然的接过了卫风丢给他的瓶子,道:“大人这是?”

“瓶子中的丹药你三天吃一颗,应该要不了几天你就能突破到四阶了,记住千万不能多吃,要不然爆体而亡了,到时候不要怪我!”卫风小心地交代了一遍。

林冯这才恍然反应过来,然后惊喜地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有些狂喜,更有些不敢置信,这个可是术士大人送给他的丹药啊。

这时林冯顿时为自己埋怨过卫风感到羞愧了起来,他惊喜道:“谢谢大人赐药药!”说完林冯对着卫风行了一个大礼,顿时屁颠屁颠地朝着外面跑了过去。

卫风眯着眼睛看着林冯跑了出去。

这林冯有时候让人感觉挺矛盾的,他对卫风十分忠诚,也十分刻苦坚毅。

但卫风怎么有一种感觉,自从上次救了林冯之后,在林冯的心中似乎对自己挺依赖的,就仿佛把自己当初了一种长辈一样的感觉,所以很多时候林冯在自己的面前总是真情流露,让人感觉十分单纯。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术士的原因?

卫风笑了笑,或许还真的有这种原因也说不定。

很快之后,穿着一身铠甲的斐然便来到了卫风的院子中。

斐然的个子只有一米八左右,也就比卫风高了三四厘米,但穿着铠甲就显得非常魁梧。而卫风这具身体才十六岁,说起来还可以在长高的,卫风这些日子就感觉自己正在变高。

今天斐然过来的时候铠甲上倒是挺干净的,并没有血液,看来这几日鄂儿山要塞平安无事。

“术士大人!”斐然行了一礼。

斐然心中很奇怪,为什么每次见到术士大人之后心中都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有几日未见卫风之后,这种熟悉的反而变得越发深了。

29第二十九章

“恩!”卫风点头致意,然后道:“这几日将军是有来过几次,不知道将军找贫道是为了何事!”

斐然凛然了一下,然后开门见山道:“斐然这几日想到了一个条件,希望大人能够答应!”

“哦!不知道将军想到了什么条件!”卫风问道。

卫风心中有些好奇,他倒是想看看斐然提出什么条件出来,希望不是让他相助大荒帝国击退蛮象帝国这件事。

“我希望大人能够当我的炼丹师!”斐然直视着卫风,毅然道。

卫风愣了一下,然后随即笑了出来。

斐然虽然不过才与卫风见过三次,但是一直以来卫风整个人反应都是淡淡的,似乎并没有常人的喜怒哀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卫风露出这种表情出来,而卫风的表情则让他有些紧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