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道士生包子_第15章

幽河小子Ctrl+D 收藏本站

  卫风现在的综合实力差不多可以跟四阶战士争雄。当然真的拼命的时候四阶战士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就是五阶战士他都可以一拼,但这要他付出极大的代价,可是五阶以上的战士他就真的没有办法抵抗,只能逃命了。

  而整个鄂儿山要塞居然不止一位六阶战士,当然六阶战士的气势虽然强大,但是气势还不能说通天。但七阶战士与八阶战士的气息就恐怖了,尤其是八阶战士的气息几乎贯穿了整个天地,卫风从极远处就能看到一处强大的惊人气息盘旋在整个天际。

☆、第二十二章

    战士能造成这么强的气息波动,这是因为战士无法彻底控制住自己气息的缘故。战士只有到了九阶,返璞归真,才能够完全控制自身的气息,确保自身气息丝毫不露。

  当然卫风能感受到这么强大的气息是因为他有魂力的缘故,常人只有当战士将威压全部爆发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他们强悍的实力。

  卫风在感知到这些强大气息的时候就知道他必须要低调,要不然即便他是术士一旦正面与这些高阶战士交手,他就会非常危险。

  虽然他是术士但是他毕竟才修炼没多长时间,实力跟底蕴太低。

  感知到这些强大战士的时候,卫风心中有些奇怪。

  按理说鄂儿山要塞有这些高阶战士,甚至还有一位星辰战士存在,不应该像林冯说的那样,鄂儿山要塞的情况非常危急才对。

  因为就他所感知到的鄂儿山要塞一共有四位六阶高阶战士,三位七阶高阶战士,还一位星辰战士。而另一边蛮象帝国大军那边只有三位六阶战士,而七阶战士仅仅只有一位,星辰战士根本没有。

  当然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高阶战士通过特殊手段将自己实力掩藏导致让卫风没有发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从高端战力来说,大荒帝国是完胜蛮象帝国。

  所以只要大荒帝国实施斩首行动必定会摧枯拉朽一般,那么蛮象帝国必定会惨败,至于退军那是必然的!

  但事实上无论是林冯也好还是斐然也好,骨子里都有一种焦急与担心,似乎鄂儿山要塞随时都有可能被攻破,而且他们这种焦急完全不像是装的。

  当然奇怪归奇怪,卫风并没有太在意,现在他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提升他的实力。鄂儿山要塞至少有八位高手能威胁到他的生命,让他根本不敢忽视。当然肚子中的催命符也让他不敢有一刻的时间耽误掉。

  至于鄂儿山要塞的战争他则不在意,事实上卫风对整个神荒大陆没有任何归属感。原本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就不怎么在意其他的事情,跟绝大部分人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如果不是因为肚中的孩子让他只有五十年的寿命他大概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青仑山渡过他的一生,他根本不会到处跑。

  卫风的本性就是对一切都不太在意、有点冷血、默然,他肯定没有那种热血的侠义心肠,更不要说那种脑残的圣母玛丽苏了。

  现在呢,他不得不为自己想办法活着,努力在努力。

  其实卫风不知道的是虽然鄂儿山要塞有数位高阶战士,但其实这些高阶战士是不能够插手战争的。

  几乎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有着一个共同的铁血规定——各个国家发动战争的时候六阶包括六阶以上的战士都不能直接以武力的手段插手、参与战争。

  他们可以指挥战争,但是不可以亲手动手。

  一旦高阶战士直接以武力的手段插手参与两国之间的战争,先插手的国家将会受到所有国家的讨伐。

  之所以有这样的明文规定,就是因为每一个高阶战士都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而在这个世界上人类最大的敌人是妖兽,每个国家都是在妖兽的虎视眈眈下艰难地生存着,人类之所以发生战争不仅仅只是掌权者的私欲,更多的是想要占据更容易生存的地方。

  而高阶战士的责任就是尽可能的消灭各种妖兽,事实上无论哪个帝国高阶战士很少是陨落在人类自己的手上,大部分都是陨落在妖兽手中。

  高阶妖兽的实力极其恐怖,破坏力非常强大,只有同阶的战士才能对付,所以多一名高阶战士陨落,人类都多一分危险。

  人类与妖兽之间的矛盾完全是不可调和,彼此之间的杀戮也没有任何道义可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管是谁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过斩杀妖兽。

  所以鄂儿山要塞的诸多高阶战士的任务就是防范来自象牙山与鄂儿山深处高阶妖兽的侵犯。

  他们是不能够插手战争的。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防备着敌国使用什么诡计出动高阶战士使出斩首行动却嫁祸在什么妖兽身上,或者是说什么跟他们帝国无关的一些高阶战士身上。

  当然一般没有哪个帝国会出动高阶战士使用斩首行动的,永远不要小看一个帝国的能量,因为一旦被发现证据,等待的将会是多个帝国的联合压制。

  要不然凭借着大荒帝国是实力排名第二的大帝国怎么会被蛮象帝国压制着,要知道大荒帝国明面上的星辰战士就有四位,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星辰战士。

  而蛮象帝国明面上仅仅只有两位星辰战士,就算他们暗地里有其他的星辰战士存在,也绝对不会比大荒帝国多的。

  所以一国战争的胜利并不是看顶尖战力的多少,更重要的是看普通士兵的多少与统帅将军的指挥能力,智慧等等因素。

  哪怕当一个国家被另一个国家差点灭亡了,高阶战士都是不能出手的,他们的命运要么是投降,要么是前往其他帝国。

  一旦出手,等待他们的就是狂风暴雨。

  在战争中高阶战士不能出手,这是铁的规则。谁要破坏他,必将受到铁与血的惩罚。

  而鄂儿山要塞现在之所以这么危机就是因为蛮象帝国一共派出了十五万大军攻城,而鄂儿山要塞仅仅只有五万战士,就算连同鄂山城的三四万百姓也不过只有七八万口人,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它的情况又怎么能不危急。

  鄂儿山要塞之所以一直还未攻破就是因为斐然他们占据主场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在双方士兵不断伤亡之后已经变的极小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大荒帝国的援军迟迟不到这也就难免让斐然他们心急如焚了。

  斐然之所以对卫风期待这么高,就是因为卫风是术士。

  术士的实力一般虽然超绝于战士,但是术士却没有高阶战士不能插手战争的这种规定。因为术士即便插手了战争也没人敢质疑他们,古老的神话中将术士传诵的太过神秘而强大了。

  所以斐然就是期望依靠卫风的能力一举彻底击败蛮象帝国,说到底斐然不免没有利用卫风的意思。

  当然他肯定会失望的,一开始卫风就没有想过要相助大荒帝国,插手战争这是每一个术士都不会做的事情,除非他想试试当他们成就抱丹之时,天降神雷是什么滋味。

  卫风来到鄂儿山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交易。

  这很公平,没有谁强迫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边卫风在打坐修炼,另一边斐然却没有休息下来。他这会儿与柳书元正一同在要塞城墙上巡视着。

  斐然看着城墙下数千米的位置到处是灯火通明,心中不免非常沉重,那是蛮象帝国宿营的地方。

  “玉石,帝国援军迟迟不到,我们应该如何抵抗蛮象帝国吧!如果无法抵抗蛮象帝国,这鄂儿山要塞的数万将士性命又有几个能活的下来!哎,只可惜,上一次偷袭蛮象帝国大军造成他们死伤近万人之后,如今蛮象大军防守越发森严了,让我找不到一点机会!”

  即便从小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但此刻斐然也感到无比的疲惫劳累。

  这股劳累不是来自于蛮象帝国给他的压力,而是帝国对他的猜忌。

  “将军,靠人不能靠己,你我心中都非常清楚,援军是不可能来了。大荒帝对您本就有多番猜忌,加上又有小人谗言,这次绝对不会给我们任何帮助的!”柳书元嘴中淡淡吐出了残忍的事实。

  “将军,您从军至今,大小功劳无数,如果不是因为您自身实力的缘故早已经成为金龙将军,甚至已经成为神武将军。加上您本身资质过高,如今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战士五阶,对您来说您成为星辰战士的可能性实在太大,大荒帝又如何能不防范您呢!毕竟他担心您成为第三个西武神武将军!”

  西武神武将军就是大荒帝国四大神武将军之一,同时也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位,传闻中他已经触摸到九阶殿下的门槛。

  西武神武向来对大荒帝听调不听宣,有一种唯我独尊之态,这几乎在帝国的高层是公开的秘密了。

  而同样苍龙神武将军跟西武神武将军一样,作为四大神武将军之一,同样对大荒帝听调不听宣,甚至已经有了不臣之心,毕竟他都敢以苍龙为号,龙为至尊,只有帝皇才能称龙。

  四大神武将军中如今只剩下元甲、玄木两大神武将军对大荒帝的命令唯命是从。

  而斐然错就错在,不仅仅战功赫赫,而且战士的资质十分惊人。

  达到神武将军的两种条件,只要在给他时间的话,他都有可能达到。如果两者当中斐然只具备一点,他就不会受到大荒帝的猜忌了,相反他只会受到大荒帝的重视。

  如今的大荒帝怎么又会容忍新的神武将军诞生呢,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变成第三个西武将军。

  “想不到我斐家世世代代对帝国如此忠心,大帝却对我如此防备,如今更是置数万军士而不顾,实在让人心寒!”斐然有些痛苦凄然道。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作者的性格可能有些亲前面没看清楚,其实他就是一个有点自私冷血的人,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如果不喜欢这点的,可以点叉了。

  当然主角并不会因为占了灵虚子的身体就非要承担他的责任(原因我就不说了,相信我写的时候已经写过了)

  另外看到一个很好笑的地方,说主角对动物没有一丝怜悯之心,我当时就喷了!

  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就说过了,妖兽与人类是天敌了吧!然后,我不知道该说啥了!

  当然这个话权当调节调节一下气氛,哈哈,并无恶意!

☆、第二十三章

    斐然将手捏的嘎嘎直响,恨恨道:“都怪李苍山这个老家伙,如果不是他处处与我作对,向大帝敬献谗言,现在鄂儿山要塞又怎么会变成如此境地。我真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以解我心痛只恨!”

  “将军慎言!”柳书元慌忙地打量这周围发现并无人注意到他们之后这才送了一口气。

  “将军请随我来!”柳书元将斐然拉到了一个隐秘的位置。

  “将军,李苍山虽为鄂山城城主,但是如果没有大荒帝的默许与支持,他又怎么敢对将军你如此不敬且多加阻扰。大帝眼中早已容不下将军你,迟早会对你下手,事到如今将军你不得不考虑一下未来的打算了!”柳书元语重心长道。

  “玉石,这话你不必再提了,你说的我都明白。只是我斐家世代对帝国忠心,我不信大帝真的对我斐然绝情至此,赶尽杀绝!”斐然语气强硬道。

  柳书元看到斐然这样,心中叹息,他知道不管大帝做了什么,斐然心中还是对大帝抱有着最后的一丝幻想。

  当然就算斐然对大帝失望透顶,他都不会弃鄂儿山要塞而不顾。

  因为斐然的信念就是守护鄂儿山要塞。

  这股信念在斐然的父亲死在蛮象帝国手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树立起来了,这是他对他父亲的承诺,为了守护鄂儿山要塞他可以放弃很多东西,甚至他能置生死于不顾。

  就是因为这股信念斐然才一直坚守在鄂儿山要塞,所以尽管斐然心中知道大帝对他十分猜忌,但他总是自欺欺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的就是守护着鄂儿山要塞,守护着大荒帝国的万万百姓。

  看到斐然这样,柳书元有一种恨铁不成钢之感。斐然虽然天资聪颖,杀伐决断,但是太过心怀大义,总把别人看的比他自己还要重要。

  这样,迟早都会将他自己害死,作为他的知己与好友,柳书元又怎么希望斐然为大荒帝国鞠躬尽瘁之后,却最终死于大荒帝的猜忌与忌惮呢。

  君王最是无情人,为了权力。君王冷血无情,心狠手辣,鸟尽弓藏又算的了什么?

  而斐然期望从帝王身上得到信任永远只能是一个幻想。

  柳书元知道他必须要打破斐然的幻想,要不然大错铸成之时后悔就晚了。在大帝与斐然之间,柳书元毫不犹豫只会选择斐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